<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listing id="pr19b"></listing> <span id="pr19b"><dl id="pr19b"><del id="pr19b"></del></dl></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
<span id="pr19b"></span><strike id="pr19b"><dl id="pr19b"></dl></strike>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黨史故事
    貝特蘭眼中的毛澤東 “充分相信中國人民”
    發表時間:2023-12-12 來源:學習時報

      全面抗戰爆發后,英國記者詹姆斯·貝特蘭帶著一系列疑問進入延安,成為第一個到訪延安的英國人。在延安,貝特蘭聆聽了毛澤東的講話,與毛澤東多次秉燭夜談,他感慨于所見毛澤東與“傳聞”中的大相徑庭。他親和而有風度,“充分相信中國人民”,非常了解自己的同胞,在生活中盡可能地與人民在一起,喜歡與中國的工人和農民“打成一片”。他與毛澤東的談話最后合集為《和英國記者貝特蘭的談話》(日期署為1937年10月25日)收入《毛澤東選集》(第二卷)。

     

      他更像一個“學者”

      1937年10月,貝特蘭到達延安。第二天,正逢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舉行第13期學員的畢業典禮,貝特蘭受邀參加了典禮。典禮大約有1500名軍校學員和教官參加,中國共產黨的鐮刀加斧頭紅旗和國民黨的青天白日旗同時在上空飄揚,貝特蘭認為這一現象較為“稀奇”。

      落座后不久,毛澤東主動走到貝特蘭身邊,向他伸手打招呼,貝特蘭見他“個子高高的”。與外界稱毛澤東是“鐵布爾什維克”“中國紅軍作戰統帥”的印象不同,貝特蘭覺得他十分溫和而又有不同尋常的風度,臉龐豐潤、體態年輕,微微駝背,這一切使他更像一個“學者”,同時他展現出了“孩子氣、頑皮而極有感染力的愉快心情”。

      典禮由軍政大學副校長羅瑞卿主持,他致開幕辭后便邀請毛澤東講話。在演說中,毛澤東秉持中國必能打敗日本的信念,堅定地對學員說,一個軍隊不管裝備多么精良,總有其弱點,“我們的任務是在實踐中找出日軍的弱點”,只要足夠機智多謀,堅韌不拔,就一定可以打敗日軍,為此,也必須使八路軍成為模范的軍隊,決不可以從農民那里拿走哪怕是一個紅薯,因為只要拿走一個,就會想拿更多,這樣才能得到人民的支持、擁有融洽的軍民關系,從而為對日作戰提供堅實保障。

      貝特蘭本以為毛澤東的演說會使用許多技巧、自上而下地說教,但他既沒有呼喊口號,也沒有用“第一”“第二”“第三”來列舉觀點,相反,他講話帶著湖南口音,“不斷表現出農民那種生動的幽默”。他的語言活潑,許多習語信手拈來,道理通俗易懂,讓現場聽眾輕松愉悅而又備受激勵。

      在隨后的幾個星期里,貝特蘭在毛澤東的窯洞居室里,在閃爍的油燈下,對他進行了一系列采訪。從這些采訪中,貝特蘭找到了他關于中國抗日戰爭相關問題的答案,也對毛澤東這位中國共產主義運動的領袖有了進一步的了解。

     

      他充分“相信中國革命的前途”

      貝特蘭第一次訪問毛澤東,二人便交談至深夜。吳亮平做他們的翻譯。貝特蘭問了毛澤東許多關于中國抗日戰爭的問題,他問的第一個問題是:“中國共產黨對當前這場戰爭總的態度是什么?”毛澤東回答,中國共產黨主張實現“全面的全民族的抗戰”。隨后貝特蘭又問毛澤東關于當前中國應采取何種對外政策、中國抗戰至今的成效、何為抗戰成功的必要條件,毛澤東逐一細致回復。此后幾個晚上,二人繼續就戰時政府的民主化、如何建設新的政治制度、國共合作及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鞏固等問題進行深入交流。

      當貝特蘭問毛澤東中國的抗日戰爭要持續多久時,毛澤東篤定地回答道,“我們相信戰爭將是持久的”,因為日本人民覺悟起來反對本國的法西斯集團、國際形勢朝著有利于中國抗戰成功的方向轉變、中國國內政治形勢的轉變,都需要時間;在兩年或者更長時間內,中國一定會具備抗戰勝利的條件,并最終徹底打敗日本帝國主義。毛澤東與中共的其他領導人一樣,都相信統一戰線并非戰時的“權宜之計”,它對中國取得抗戰勝利起到的將是關鍵性作用。與毛澤東談話之后,貝特蘭斷定,毛澤東充分“相信中國革命的前途”,他對中國復雜的局勢發展可能會起“舉足輕重的作用”。

      毛澤東關于中國及世界局勢的深入分析,使貝特蘭感慨在他所見過的人當中還沒有一個人能像毛澤東一樣,“在智力,在集中的意志力,在對整個遠東政治的從容自如的掌握上”給他如此強烈的印象,并折服于毛澤東對中國政治形勢及抗戰走向的深刻剖析。毛澤東對于遠東政治的清晰認知及走向的把握離不開他對國際新聞的持續關注。吳亮平告訴貝特蘭,毛澤東每天都要花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認真研讀延安從世界短波電臺收到的國際新聞摘要。

      深入接觸毛澤東后,貝特蘭還發現他幽默又有人情味,頭腦靈活、思路清晰,能夠長時間思考問題;他博覽群書,又擁有驚人的記憶力;他遇事冷靜,處理問題又十分務實,既能專注于眼前事務又不忘長遠目標。

     

      政治工作是八路軍“極其重要和極其顯著的東西”

      在一次訪問中,貝特蘭問毛澤東為何八路軍剛參戰就能打勝仗,毛澤東表示八路軍不同于中國其他軍隊,主要采取在敵軍翼側和后方作戰,這樣既能保存自身力量而又各個擊破敵人,同時,政治工作是八路軍“極其重要和極其顯著的東西”。

      隨后,毛澤東詳細介紹,中國共產黨解除俘虜的武裝后,便不再用任何方式侮辱和虐待他們;對于愿意抗日的人,共產黨歡迎他們加入抗日隊伍,不愿意的人則給予他們自由;不過,對于那些指揮過戰爭又協助日本制定現行政策的高級軍官,就將他們扣留在中國一段時間,等他們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后,才將他們釋放。毛澤東相信,寬待俘虜雖目前收效尚不顯著,“但在將來必定會有成效”。

      貝特蘭心存疑慮地問毛澤東,“這種政策能取得效果嗎?”從日方的政策看,被釋放的俘虜如果回到原來部隊,就會被他們的長官處死。毛澤東自信地說:他們殺得越多,就越會引起日軍士兵對于中國軍隊的同情,將來抗日戰場上可能出現反日國際縱隊。聽到這些,貝特蘭覺得毛澤東是“異想天開”。

      幾個月后,貝特蘭與日本戰俘當面交流后,方意識到毛澤東是對的。1937年11月初,貝特蘭在毛澤東許可下,前往山西八路軍抗日前線采訪。某次,貝特蘭去八路軍總部敵工部與兩個日軍戰俘談話,其中一位是普通士兵,另一位是關東軍上尉。敵工部的一位譯員做翻譯。貝特蘭首先說,他認為日本的人民并不主張對華作戰,是日本軍部和報紙輿論推動了戰爭,隨后問上尉怎么看。上尉表示,他和日軍將領們一樣在戰爭開打時十分高興,但他很快注意到,到華北的日本新兵公開表達對戰爭不滿,他們主張開展反對日本軍閥的國際運動,而他現在也和日本新兵看法相同了,認為目前陸軍省的政策對日本沒有好處,希望國際層面采取措施制止日方侵略。對此談話,普通士兵戰俘始終無異議。由此可見毛澤東的遠見卓識,中國共產黨優待俘虜的政策取得了效果。

      通過在延安的實地考察及對中國共產黨人的集中采訪,貝特蘭斷言,中國共產黨“不論怎樣看,都已成為當今中國相當強大、相當重要的一股力量,其影響很可能會日益增長。無論他們將起何種作用,毛澤東都將扮演主要角色”。(夏靜)

    網站編輯:白夢潔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亚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姐弟,一个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影音先锋男人看片AV资源网在线,男同同性动漫GAYANIME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