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listing id="pr19b"></listing> <span id="pr19b"><dl id="pr19b"><del id="pr19b"></del></dl></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
<span id="pr19b"></span><strike id="pr19b"><dl id="pr19b"></dl></strike>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黨史故事
    投暗明珠今燦爛——毛澤東與田家英
    發表時間:2023-12-20 來源:《黨史文苑》

      田家英(1922年—1966年),本名曾正昌,四川雙流人。1942年,20歲的田家英在《解放日報》發表的《從侯方域說起》一文旗幟鮮明,切中時弊,得到毛澤東的賞識。1948年10月至1966年任毛澤東秘書,長達18年。他忠誠、細致、干練、爽直,深得毛澤東信賴、倚重。毛澤東沒有為田家英寫詩,但他們對古詩詞有著共同的愛好與密切的交流。田家英在毛澤東詩詞的創作過程起過不少輔助作用,還協助毛澤東編輯出版了《毛主席詩詞十九首》和《毛主席詩詞》(37首)兩個重要詩詞選本。他愛好收藏毛澤東詩詞的手跡,使《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變廢為寶”,對毛澤東詩詞作品的存世、流傳作出了特殊貢獻。

     

      廢紙簍里撿國寶

      《毛澤東年譜》(1893-1949)下卷記載:“(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軍解放南京,國民黨反動統治宣告滅亡。四月下旬,毛澤東作《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⒕猃埍P今勝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睋滔戎?、金沖及主編的《毛澤東傳》(卷二)記述:“四月二十三日,解放軍占領國民黨的統治中心南京。第二天下午,‘毛澤東起床后,手里拿著《人民日報》號外,從屋里來到了院落的涼亭里。他坐在藤椅上,看起報紙來。因為報紙上登的是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的消息,所以他看報紙時心情是很高興的??赐陥蠹?,也沒有在院子里散步,也沒有和任何人交談,他就回到辦公室里去了。在辦公室里,又把報紙看了一遍,邊看邊在報紙上畫了一些杠杠和圈圈?!赐陥蠹?,他就給劉伯承、鄧小平寫了賀電,又寫了一首《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

      據田家英夫人董邊回憶,在雙清別墅時,毛澤東寫這首詩的草稿隨手扔進了字紙簍。田家英喜歡毛的詩,也喜歡毛的字,因而特意從字紙簍中拾起了毛的這張草稿,自己保存著了。毛澤東的很多作品都有多份手跡,而《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只有田家英保存的那一件“孤品”。

      曾自為收集父親田家英的生平資料,曾與兩位歷史見證人對過話。一位是毛澤東的攝影師徐肖冰,他拍攝了毛澤東閱讀解放南京報道時的照片。另一位是當年中國青年出版社的編輯丁磐石。丁磐石記得,一次他到田家英處,田家英主動拿給他看一首毛澤東的詩,是毛澤東的手稿,寫在一張信箋紙上。田家英對他說,在香山幫毛澤東收拾辦公室時,見到毛澤東的這篇詩作,非常寶貴,要好好保存,以便以后用上。曾自在2009年第5期《百年潮》發文《父親田家英和毛澤東的一首七律詩》說:“20世紀90年代,我曾向母親董邊和其他相關知情人以及保存詩作原件的中央檔案館進行考證?!苯浛甲C,“堪稱毛澤東詩詞中上乘之作的《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據說是當年毛澤東寫后不甚滿意丟在紙簍里,被我父親田家英撿回來,才得以保存流傳的”。文章說:“據曾在毛澤東身邊工作的逄先知回憶,1963年11月的一天,田家英對逄先知說,他那里還有一首毛澤東的詩,他背誦出來,讓逄先知用鋼筆記錄下來,也就是這首《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倍吅驮允翘锛矣⒆钣H近的人,她們的說法是可信的。田家英從字紙簍里撿回了一件“國寶”。若非田家英這位有心人,毛澤東的這首詩恐怕就會成為“佚詩”了。

     

      古詩海洋共徜徉

      中國詩詞藝術傳統深厚,源遠流長,數千年間,作品如云,名家輩出。毛澤東和田家英都酷愛中國古典詩詞。毛澤東一生與古典詩詞有不解之緣。田家英也讀過很多古詩詞。工作疲倦時,他們常常以吟誦古詩為娛樂,既換腦筋,又陶冶情操。田家英對歷代詩詞的品味和鑒賞能力很強。柳亞子曾在日記中寫道:“田家英來談政治與舊詩,所見到頗深刻,意者受毛主席的影響歟?!碧锛矣⒁矊戇^一些舊體詩詞。如三年困難時期,他為國家的境遇和人民的困難而憂心忡忡,曾賦詩曰:“十年京兆一書生,愛書愛字不愛名。一飯膏梁頗不薄,慚愧萬家百姓心?!闭驗樘锛矣⒂兄^深的詩詞功底,他對毛澤東的詩詞創作也起到了重要的輔助作用。

      1961年11月6日上午,毛澤東接連三次寫信給田家英,要他幫助查找一首詠梅詩。其一寫道:“請找宋人林逋(和靖)的詩文集給我為盼,如能在本日下午找到,則更好?!逼涠懙溃骸坝幸皇灼哐栽?,其中兩句是,‘雪滿山中高士臥,月明林下美人來’,是詠梅的,請找出詩八句給我,能于今日下午交來最好。何時何人寫的,記不起來了,似是林逋的;但查林集中沒有,請你再查一下?!逼淙龑懙溃骸凹矣⑼荆何矣浧饋砹?,是否是清人高士奇寫的,前四句是,‘瓊枝只合在瑤臺,誰向江南處處栽。雪滿山中高士臥,月明林下美人來?!笏木渫浟?,請問一下文史館老先生便知?!泵珴蓶|要查找的那首七律詩是明代詩人高啟作的《梅花九首》的第一首,想到林逋,是記錯了。田家英接到毛澤東的指示后,當天就查到了這首詩的原文和作者相關信息??梢钥隙?,毛澤東讀到了高啟的詩集,特別是其中的《梅花九首》。在《毛澤東手書古詩詞選》中有篇墨跡,正是1961年11月6日寫高啟那首詩的,前面還寫了評語:“高啟,字季迪,明朝最偉大的詩人?!贝撕蟛痪?,毛澤東便寫了不同凡響的《卜算子·詠梅》。

      1964年12月29日,毛澤東讀五代史時,曾致信田家英:“近讀《五代史·后唐莊宗傳》三垂岡戰役,記起了年輕時曾讀過一首詠史詩,忘記了是何代何人所作。請你查一查,告我為盼……三垂岡詩一首:英雄立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只手難扶唐社稷,連城猶擁晉山河。風云帳下奇兒在,鼓角燈前老淚多。蕭瑟三垂崗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詩歌頌李克用父子?!碧锛矣⒑芸毂悴榈竭@首詩是清代嚴遂成所作。

     

      兩次賦詩贊賈誼

      毛澤東和田家英對中國古典文學、中國歷史也有著共同的愛好。他們都喜歡博覽中國古籍,從傳統的知識與智慧的海洋中獲取精神食糧。他們都喜歡以中國歷史上的杰出人物為榜樣,鑒古察今,致力于治國興邦的偉大事業。

      賈誼是西漢前期著名的文學家、思想家、政治家,也是屈原之后杰出的騷體詩人。他當過長沙王太傅,故世稱賈太傅、賈長沙。其政論文《過秦論》《論積貯疏》《治安策》等頗有影響。20歲時,他被漢文帝召為博士,不久升為太中大夫。他給漢文帝上疏的《論積貯疏》,主張以農為本,備戰備荒,強調此乃“天下之大命也”。正當漢文帝要重用他為公卿之際,聽信讒言,將其外放擔任異姓諸侯長沙王吳差的太傅。賈誼離開長安南下,渡湘江之時,經過汨羅江,有感于屈原忠而見疏的遭遇,寫下《吊屈原賦》。兩年后,漢文帝召回賈誼,讓他做梁懷王劉揖(文帝少子)的太傅。漢文帝十年(前170年),梁懷王墜馬而死,賈誼深感自責,年余之后抑郁而死,年僅33歲。

      毛澤東很推崇和喜愛賈誼,在1918年的《送縱宇一郎東行》中寫道:“年少崢嶸屈賈才,山川奇氣曾鐘此?!?958年4月27日,他致信田家英,竭力稱道賈誼:“如有時間,可一閱班固的《賈誼傳》??陕匀ァ兜跚贰儿i鳥》二賦不閱。賈誼文章大半亡失,只存見于《史記》的二賦二文,班書略去其《過秦論》,存二賦一文?!吨伟膊摺芬晃氖俏鳚h一代最好的政論,賈誼于南放歸來著此,除論太子一節近于迂腐以外,全文切中當時事理,有一種頗好的氣氛,值得一看?!?/p>

      毛澤東在談到年輕有為的歷史人物時,也常常提到賈誼,稱他“少年英發”“英俊天才”。1958年5月8日,在黨的八大二次會議上,毛澤東提倡“破除迷信”,一口氣講了不少在歷史上少年有為的人物做例子,專門提到賈誼。

      毛澤東為賈誼寫了《七絕·詠賈誼》《七律·賈誼》,贊揚他的才華,嘆惜他的遭遇,冠之以“倜儻”“雄英”,許之以“壯志”“高節”。這兩首詩系姊妹篇,作品工筆重彩,放眼人物的社會歷史背景,深刻揭示其人生悲劇的社會歷史根源和賈誼自身的歷史教訓。毛澤東在其詩詞中兩次吟詠同一個古人,可謂絕無僅有。

     

      默契配合編詩選

      1958年3月,在成都會議期間,根據毛澤東的要求,田家英選印了《唐宋詩人有關四川的詩詞》《明朝詩人有關四川的詩》,并分發給參加成都會議的人員。作為毛澤東的得力助手,田家英真正的貢獻,還在于輔助注釋詩詞作品,尤其是編輯毛澤東詩詞選。

      1957年1月,《詩刊》雜志創刊號首次集中發表毛澤東的《舊體詩詞十八首》。1958年1月,《蝶戀花·答李淑一》在湖南師范學院院刊上發表。田家英參與編輯之后,文物出版社1958年9月刻印了大字本《毛主席詩詞十九首》,這是國內出版的第一個毛澤東詩詞選本。

      1961年初,《人民文學》編輯部周明等人在鄧拓那里看到毛澤東1929至1931年間在馬背上哼成的詞六首,他們抄錄下來帶回編輯部。主編張天翼、副主編陳白塵看后,擊節稱贊,很想在《人民文學》刊出,遂呈送毛澤東審閱,并請求準予發表。4月下旬,毛澤東要田家英給那六首詞填上詞牌。在給《漁家傲·反第一次大“圍剿”》作注時,“不周山下紅旗亂”一句的用典有些搞不準了,要田家英查找。田家英很快找到了資料。毛澤東專門寫了400來字的注釋,將《淮南子》《國語》《史記》中關于共工的記載詳列其中,這是毛澤東寫得最長的一個詩詞自注。對此,郭沫若曾給予高度評價:“主席這一注的重要性不亞于詞的重要性?!?/p>

      1963年12月,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毛主席詩詞》,收有毛澤東的37首詩詞。與此同時,文物出版社以集宋版書字體出版了《毛主席詩詞三十七首》?!傲臧妗笔敲珴蓶|親自編定的第一個帶總結性的詩詞集,也是其生前出版的最重要的詩詞集。這年毛澤東已經70歲了,也許他意識到需要對自己的詩詞作一個總結,把自己較為滿意的作品(特別是五六十年代的)匯集起來,并對已發表的詩詞作一次全面校訂。利用這個機會,田家英把當年撿回來的《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的抄件送給毛澤東,毛澤東批示:“此詩打清樣兩份,你一份,我一份??纯慈绾?,再定?!甭淇顣r間為1963年11月29日,這已是《毛主席詩詞》付梓的前夕了。出版之前,先出了征求意見本。毛澤東委托田家英召開了一個有中央領導和文化名家共20多人參加的座談會。12月5日,毛澤東又給田家英作批示說:“‘鐘山風雨’一詩,似可加入詩詞集,請你在會上談一下,酌定?!边@才使得《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收入《毛主席詩詞》。毛澤東根據田家英記錄的意見,對詩詞的個別之處進行了精心的潤色。詩人臧克家托田家英代轉了23條意見,其中有13條為毛澤東所采納?!傲臧妗笔瞧駷橹姑珴蓶|的若干詩詞集中印數最多、發行量最大的一個版本。

     ?。ㄗ髡撸?span style="white-space: normal; float: none; text-align: center; orphans: 2; widows: 2; display: inline !important; background-color: rgb(255,255,255); font-variant-ligatures: normal; font-variant-caps: normal;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text-decoration-thickness: initial; text-decoration-style: initial; text-decoration-color: initial">汪建新,系中國井岡山干部學院教授、副院長,中國毛澤東詩詞研究會副會長)

    網站編輯:白夢潔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亚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姐弟,一个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影音先锋男人看片AV资源网在线,男同同性动漫GAYANIME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