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listing id="pr19b"></listing> <span id="pr19b"><dl id="pr19b"><del id="pr19b"></del></dl></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
<span id="pr19b"></span><strike id="pr19b"><dl id="pr19b"></dl></strike>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黨史故事
    鄧穎超 求真典范 務實楷模
    發表時間:2024-02-22 來源:天津日報

      今年2月4日是鄧穎超同志誕辰120周年紀念日。鄧穎超的一生始終自覺實踐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嚴格恪守實事求是、求真務實的做人處事原則,從不隨意夸大和粉飾,總是堅持“事實就是事實”,充分表現了胸懷坦蕩、廉潔奉公、謙虛謹慎、不居功自傲、不圖名求利的優良作風和高風亮節,堪稱一代楷模。

     

      堅持寫文章要忠于史實

      1976年年底,在周恩來逝世一周年前夕,為慎重起見,《人民日報》將三篇悼念周總理的文章呈送給鄧穎超審閱。

      1976年12月30日晚8時40分,鄧穎超給報社機要秘書室打去電話,時任《人民日報》總編室機要秘書室工作人員的溫憲當時正在值班。鄧穎超在電話中首先問道:“你是值班同志嗎?”她在得到了肯定答復后說:“我對送來的悼念恩來同志的三篇稿子有點看法,向你談一下?!彼堉蛋嗳藛T向總編輯轉告對這三篇稿子的意見,要求對稿子中某些不實之處加以修正。對此,溫憲當即做了認真詳細的記錄。

      鄧穎超在電話中娓娓而談。她說:“在談看法之前,我先把一個認識談一下,我們回憶歷史,一定要遵循主席要實事求是的教導,要有嚴肅的態度、科學的態度。對于歷史事實,最重要的是要確切、要完整、要弄清楚。不能只要前半截,不要后半截,不能自己編造。不能為了吸引人,就嘩眾取寵,弄得那么神秘似的,什么神奇呀、傳奇呀,這都不是實事求是的態度。我們要悼念恩來同志,但不能從中捏造。歷史就是歷史,事實就是事實,不能胡說?!?/p>

      略作停頓,鄧穎超說:“這三篇稿子我一篇一篇地說。第一篇是大寨大隊黨支部的,講到周總理三次去大寨,我沒有細看??偫砣稳ゴ笳?,我只去了最后一次。我把我去的那一次中有兩個地方的出入用筆劃了一下。其他那兩次我沒去,我沒有權利發表意見?!?/p>

      “另有一篇文章,講西安事變后,恩來和蔣介石、張學良談判時,說蔣介石抱頭大哭,就根本沒有那么回事!當時恩來同志是共產黨方面的代表,還有張學良那一方面和蔣介石那一方面,恩來同志是和兩方面談妥以后,見了蔣介石一下,當時蔣介石根本沒有抱頭大哭!”

      “另外就是關于李少石被特務打死的說法。1945年主席到重慶去談判。一天,突然聽到李少石被槍殺。當時以為是特務要謀殺恩來。恩來同志知道后,指示要提高警惕,限期查清。第二天查清李少石并不是特務暗殺的。那一天,由于我們那個車要趕時間,有什么急事,走得很急。前面有一群傷病兵,車在超過的時候,碰了傷病兵,結果我們的車沒停,一直跑。傷病兵手里有槍呀,他們就開槍。碰巧,那一天車上就坐著李少石一個人,子彈正中要害,死了。后來那個司機一看闖禍了,就跑了。以后,我們再也沒看到過那個司機。所以這個事,開始我們以為是謀殺。后來一查不是。我今天還又問了童小鵬,他也說不是那么回事。原來有一個寫恩來同志的單行冊子也那么講,總理曾當面進行過批評。我的意見,在這篇文章里,這事就不要提了。不說實話怎么行?!”

      “還有一處,就是關于長沙大火。1938年,那時候國民黨對日本采取的是焦土政策。長沙著火時,正巧恩來從武漢撤到長沙。因為國民黨當時就是焦土抗戰,不能說是國民黨搞鬼謀害恩來同志。那時全城都起火了嘛!不能夸大!其他的時間、個別地點上的出入,我就不說了?!?/p>

      “關于第三篇文章。長征那一段,因我沒有和恩來同志在一起,這一段我作不了證。但乍一看就覺得文章里面也有不妥的地方。比如‘周總理和毛主席、朱德同志經常在一起’,‘總理’這個職務不妥嘛!總理是解放后當的,當時是什么職務,就寫什么職務?!?/p>

      “新華社也有一個稿子。那個稿子也有出入。比如,在紅巖村時,說我和恩來同志經常和戰士們澆水、種菜、澆糞,不是事實么!只是偶然一下子,怎么能說是經常做呢?不要渲染,不要吹噓,不要夸張。還有說恩來在重慶和主席‘寸步不離’,怎么寸步不離呢?當時恩來同志非常關心和保護主席的安全,這是事實。但恩來同志要進城找民主黨派談話,主席也要出去,說‘寸步不離’起碼是不科學?!?/p>

      “今年恩來同志去世后,我聽說有單位將一些文章朗讀錄音,放了,其實里面和事實有很多不符,當時也沒辦法。新華社的稿子你們也看一下,你們提法要一致,不能一個這樣說,一個那樣說?!?/p>

      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的工作人員剛剛開始編輯《周恩來選集》時,鄧穎超就對研究人員說,你們選周恩來同志的文稿,“一定要有確實依據證明它是恩來同志的東西時才能用,不要根據分析或猜測。在沒有證實之前,寧舍勿選”。她還特意提醒他們,“希望你們編文集要改變作風,不要搞突擊,趕節日”“出文集什么時候都可以,不要采取突擊完成任務的方法”“要踏實、要精細、要實事求是,要唯物主義”。

      鄧穎超不僅對工作人員諄諄指導,而且處處給編撰工作提供幫助。十多年來,與周恩來相關的書籍的編輯出版,都凝聚著鄧穎超的大量心血。當收到周恩來的有關文稿時,鄧穎超總是在百忙中抽出時間仔細核閱,反復核實,及時退回。讀了她退回的文稿,編撰研究人員無不為她那種認真的精神、細致的作風和驚人的記憶力而感動和嘆服。

      例如,收入《周恩來選集》上卷中的《關于一九二四至二六年黨對國民黨的關系》的文稿,由于是1943年周恩來在重慶中共中央南方局干部學習會上所做報告的記錄稿,原稿的不少地方缺字漏字,特別是一些人名和史實不太清楚,整理時困難不少,是鄧穎超幫助核定了不少史實,提出了不少重要的建議。編輯《周恩來書信選集》時,鄧穎超不但親自挑選出周恩來曾經寫給她的十多封書信,而且還提供了不少征集書信的重要線索,為編好這本書帶來了不少方便。1979年,鄧穎超在核閱周恩來關于大革命時期我黨同國民黨的關系的文稿時,兩次打電話對編撰人員說,文稿中講當時各省國民黨的主要負責人大都是共產黨員,在北方只提于樹德不夠,建議加上李大釗和李錫九兩個人的名字(鄧穎超和李錫九在大革命時期都擔負著中共天津地委和國民黨直隸省黨部的領導工作,在推動北方的革命運動中,共同的革命目標使他們經常接觸,彼此深為了解)。她說,那時我在北方,對北方黨的情況比較熟悉,李永聲(即李錫九)的工作很活躍,他是第一次國共合作中有貢獻的歷史人物,“希望李琦(曾在周恩來總理辦公室工作過、后到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任職)同志不要因為他是自己的外祖父而回避,應當尊重歷史史實”。

      除了核閱周恩來的文稿、發言稿外,鄧穎超對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撰寫的紀念周恩來的有關文章也都認真閱讀,提出過不少重要的修改意見。

      1982年4月,鄧穎超在接見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周恩來著作生平研究組的幾位同志時說:“你們不僅要研究恩來同志的生平和著作,還要研究中央其他同志的生平和著作,甚至研究黨史、中國歷史。你們文獻研究室要注意恢復歷史本來面貌的問題?!?/p>

      鄧穎超在聽讀了《周恩來傳》的部分章節后,在給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工作人員的信中指出:“你們在寫周恩來時,對他既不要頌得過高,也不要貶,應當實事求是?!彼陂喿x《艱難而光輝的歲月》一文后,給研究室工作人員寫去的信中指出,“在這篇文章中你們只寫了恩來同志保護黨內干部,卻忘記了寫他還大量地保護民主黨派人士、愛國人士和其他一些知名人士。我幾次外出碰到一些同志,他們都向我談起如何受到總理保護才被解放”“從統戰工作考慮,對大批黨外人士的保護,這也是個很重要的關鍵性的問題,寫上較為妥當”。

      鄧穎超的這些言談舉止突出表現了老一輩中國共產黨人胸懷坦蕩、實事求是、不居功、不圖名的思想作風,令人肅然起敬、由衷欽佩。

     

      教育記者報道要客觀真實

      鄧穎超曾經為《新聞記者》刊物題詞:“《新聞記者》和新聞工作者,要做好新聞工作,必須根據四項基本原則,并結合用眼、用耳、用腦、用筆,實事求是的反映新聞,要不斷改進文風?!彼€謙虛地說:“字寫得不好,但所寫的幾句話確是我的肺腑之言?!编嚪f超的這一題詞很有針對性,無疑是對新聞工作者的親切教導。

      1979年10月的一天,鄧穎超正在人民大會堂江蘇廳處理公務,一位與她比較熟悉的報社記者,趁她休息之際將一篇采訪她之前會見日本朋友的稿件清樣送給她審閱。

      鄧穎超戴上老花鏡,非常認真地將這篇題為《中秋佳節話友情》的稿件清樣看完,然后和藹地把記者叫到身邊坐下,微笑著問他:“你說絹花能盛開嗎?”

      記者不明就里,立即回答:“不可能!”

      “那你文章中怎么說‘人民大會堂江蘇廳秋菊盛開’呢?”記者一時語塞,臉“刷——”的一下紅到了耳根。

      “你看這里擺放的秋菊都是絹制的?!编嚪f超邊說邊用手指著不遠處的秋菊讓記者看,“我說得沒錯吧?”

      記者連忙紅著臉點頭稱是,暗暗欽佩:她的頭腦是如此睿智,眼睛又是如此犀利!真是一針見血啊。

      接著,鄧穎超話鋒一轉,神情嚴肅地指著稿件中的一段文字對記者說:“今天這篇稿子總體上寫得不錯,反映出了中日人民之間的友好情誼。但寫會見結束前日本朋友唱歌這一段不符合實際嘛。你文章中寫日本朋友唱了《歌唱敬愛的周總理》一首歌,可那天日本朋友明明唱了《歌唱敬愛的周總理》和一首我們國家的民歌,兩首歌嘛。為什么要這樣寫呢?”

      記者一聽有點兒緊張,低聲說:“您是周總理的夫人,日本朋友又非常崇拜周恩來總理,所以我們想在報道中突出一下他和您?!?/p>

      鄧穎超聽后看了記者一眼,提高聲音循循善誘地說:“不能因為周恩來曾經是總理,我是他的夫人,就這樣寫報道,這樣既不符合實際情況,也不好。要寫,兩首歌的歌名都寫上,要么就只寫日本朋友唱了兩首中國歌曲。想突出我,就說人家只唱了歌唱周恩來的歌,這不對。我是人民的公仆,會見日本朋友是我的工作。再說中日人民友好關系的建立,是黨和國家工作的結果,不是哪個人的功勞,請你回去后立即改過來,然后再見報,而且以后不要再出現類似的問題?!?/p>

      最后,鄧穎超語重心長地對那位記者說:“你們做記者的寫文章,一定要實事求是,每一個細節都不能馬虎,我們的新聞報道,一定要真實、確切?!?/p>

      顯然,鄧穎超是要求記者在報道一些事情、人物情況時,一定注意不要臆測推斷,更不要添油加醋或隨意刪減,必須尊重事情的本來面目,如實反映,這樣寫出來的東西讓人看了才會信服。

     

      對故居復原力求實事求是

      新中國成立后,周恩來多次要求淮安縣委將舊居處理掉。

      1960年年初,淮安縣委負責人劉秉衡赴京看望周恩來和鄧穎超,匯報家鄉的生產建設以及人民生活等情況。3月23日晚上,周恩來在釣魚臺臨時寓所接見,其間,對故居的處理問題,周恩來再次嚴肅交代:“你們的心情我是理解的。我的故居不要留在那里讓人參觀!如果有人參觀,就請他們去韶山瞻仰毛主席的故居。我家的房子可以公用,辦托兒所、辦學校,或者做生產車間都可以。祖墳可以深埋,不要占地,不要影響機耕,上面還可以種樹、種莊稼?!?/p>

      次日,忙于會議的周恩來委托鄧穎超宴請家鄉來客,也就是四菜一湯。就餐期間,鄧穎超擔心劉秉衡在周恩來要求處理淮安舊居和祖墳問題上想不通,便耐心交代,反復講道理:“咱們每個共產黨員都要聽黨中央的。恩來是黨中央副主席啊,你們要按他的意見辦,聽他的?!彪S后,她又風趣地說:“在處理舊居和祖墳問題上,我是新的‘夫唱婦隨’,完全同意他的意見?!?/p>

      1982年,鄧穎超在接見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的同志時,讓其向有關方面轉達意見:“思南路不能說是周恩來同志一個人的故居,那是我們到南京后,在上海建的一個活動點。當時用別人的名義租不到房子,只能用周恩來同志的名義,所以人們叫它周公館。實際上,除了周恩來外,董老、羅邁、定一、承志等同志都住在那里,陳家康、喬冠華、龔澎住在三樓,來來往往許多人都住過的。所以最好把名字改過來,叫它中共駐滬辦事處還是合適的?!?/p>

      遵照鄧穎超的意見,上海將周公館更名為中共駐滬辦事處紀念館。

      1982年4月29日,鄧穎超曾經和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輯周恩來文稿的工作人員專門談過一次修復故居的問題。在談話中,鄧穎超批評有些地方在修復他們的故居時不實事求是的做法。她說:“恩來同志是反對搞故居的,我也是反對的。當然中央決定要搞別人的故居,我不能反對,但至少我可以反對搞我們兩個人的故居。我將來死后留下的遺囑中要說:‘這所房子是公家的,不要做我們的故居?!?/p>

      鄧穎超曾經鄭重其事地囑咐秘書趙煒說:“將來如果修我們的故居,第一要反對,要講清我們對這一問題的看法;第二,如果一定要搞,就要實事求是地按我們在世時的樣子搞,決不能改變,弄得富麗堂皇?!彼€要求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的工作人員做“見證人”。

      鄧穎超一再建議說:“我總想將來有個機會,我們黨搞黨史的幾個組織在一起研究一下故居的恢復問題”“就我接觸到的,覺得一定要考慮怎么能夠按照實事求是的精神來搞故居的復原工作”。

      從她身上,人們無不分明地看到她尊重史實、求真務實的可貴工作作風。

     

      拒絕樹碑立傳

      1976年2月22日,正在訪華的美國前總統尼克松夫婦特地拜訪鄧穎超。尼克松說:“我正在想如何才能正確地紀念周總理。我相信他不會喜歡立一個巨大人像或造一所紀念大樓。他要的是無形的建筑,這比有形的建筑更強大?!编嚪f超說:“紀念周恩來,不需立紀念碑,搞什么儀式。我們現在見面,對周恩來最好的紀念是促使中美兩國關系在上海公報的基礎上有所發展,使中美兩國人民的友誼連綿不斷繼續發展?!?/p>

      鄧穎超不平凡的經歷和對中國革命事業的重要貢獻,使她在全黨和全國人民中享有崇高威望。但她從不居功,從不愿宣傳自己,更不愿有人為她寫傳。對于宣傳個人,她總是發自內心地拒絕:“過去革命斗爭非常殘酷,好多人犧牲了,好多好的東西被毀掉了,留存不下來。我們是幸存者,還要為自己留什么?!”她一直視自己為一名普通的黨員,也一直銘記著那些在革命戰爭年代犧牲的戰友和同志。

      1987年,某出版社擬出版一本反映長征女戰士的書籍,里邊準備寫鄧穎超一篇。得到報告后,鄧穎超堅決拒絕,她嚴肅地說:“長征中我實際上沒有做什么工作,不像蔡暢大姐、康克清大姐、李堅貞大姐,她們是一步一步走出來的,我沒什么可寫的?!?/p>

      20世紀80年代,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在編寫周恩來年譜和傳記的過程中,接觸到許多有關鄧穎超的資料,深感她作為杰出的婦女代表,其可歌可泣的歷史值得專門寫一寫。當向鄧穎超征求意見時,她嚴肅認真地給有關領導去信婉拒了。

      據李琦回憶說:“她一向不同意宣傳她自己,歷來反對為她樹碑立傳。她曾在給我的信中這樣說,你們需要做的工作是大量的,關于我的傳記,‘懇請你們不要列入你們的工作中,更請你們作罷’?!?/p>

      直到1988年黨中央批準為她寫傳的任務時,鄧穎超才表示:既然組織上做出決定,只好服從??伤匀徊皇呛芮樵?,在談到如何寫她的傳記時,鄧穎超不是講自己的事跡,而是要執筆者遵循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做個大膽嘗試,創出新的風格,寫出當時的歷史環境和革命發展情況,既寫成績,也別忘了寫缺點。鄧穎超多次這樣講:“要寫就寫全面,不要只是頌揚?!?/p>

      鄧穎超晚年常對周圍同志講:“人總是要死的,但精神萬歲!”她所倡導的就是“無私奉獻、求真務實”的精神,而她一貫堅持實事求是、堅持客觀唯真的言行舉止堪稱我輩楷模。正如巴金所言:“鄧大姐走了,她是一個好人,一個高尚的人,沒有遺產,沒有親人,她不拿走什么,真正是個大公無私的人,她是一個多么不容易做到的榜樣,她是我最后追求的一個榜樣?!保?span style="white-space: normal; float: none; text-align: center; orphans: 2; widows: 2; display: inline !important; background-color: rgb(255,255,255); font-variant-ligatures: normal; font-variant-caps: normal;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text-decoration-thickness: initial; text-decoration-style: initial; text-decoration-color: initial">孟紅)

    網站編輯:白夢潔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亚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姐弟,一个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影音先锋男人看片AV资源网在线,男同同性动漫GAYANIME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