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listing id="pr19b"></listing> <span id="pr19b"><dl id="pr19b"><del id="pr19b"></del></dl></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
<span id="pr19b"></span><strike id="pr19b"><dl id="pr19b"></dl></strike>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紅色經典
    三垛河口伏擊戰:新四軍華中地區速決戰的典例
    發表時間:2023-08-28 來源:學習時報

    許江

     

      1945年4月28日,新四軍蘇中第一軍分區在第六師18旅旅長(兼蘇中第一軍分區副司令員)劉飛指揮下,向途經江蘇高郵三垛、河口地區的日偽軍發起三垛河口伏擊戰。這次戰斗鞏固了蘇中抗日根據地,被陳毅等人譽為“出奇制勝,斬獲眾多”,成為新四軍華中地區速決戰的典型戰例。

      

       偵悉敵情,巧設“口袋陣” 

      

       1945年4月,根據國際形勢發展和抗日戰爭形勢變化,新四軍蘇中主力部隊相繼渡江南下,在蘇浙地區開辟新的反攻基地。日寇為應對新四軍戰略反攻,消除新四軍對其長江下游占領區的威脅,加強控制華中,尤其是蘇中地區。1945年4月,日軍趁新四軍主力部隊南調之際,除增調大批的日本關東軍至連云港和上海外,又命令汪偽政權所屬的偽軍孫良誠部第五軍42師隨同日軍山本旅團晝夜兼程南下蘇中布防,進駐高郵、寶應、興化,妄想進一步封鎖、分割和蠶食蘇中抗日根據地。

      

       4月下旬,新四軍蘇中第一軍分區偵悉,盤踞在寶應城內的汪偽蘇北綏靖公署特務第2團馬佑銘部,途經高郵以東的三垛、河口等村鎮,調往興化以南周莊一帶駐防。劉飛率人通過對三垛地區道路、河道和村莊進行實地勘察,將伏擊地點選在三垛至河口之間公路和三垛河畔(即北澄子河東段)新莊至野徐莊一線約3.5公里的狹長地帶。該地段沿河、沿路的村莊較多,有利于我伏擊部隊的隱蔽,而且還有很多可以掩護我軍出擊的溝坎。更為重要的是,這一地段距離高郵和興化兩個縣城較遠,敵軍增援難度大。劉飛計劃將參戰部隊分為河南縱隊和河北縱隊兩部分,布置一個伏擊聚殲日偽“馬團”的“口袋陣”。伏擊作戰計劃很快得到蘇中軍區批準。蘇中軍區命令新四軍主力52團、江都獨立團、三分區特務5團、一分區特務營一起參加戰斗,由劉飛擔任前線指揮。

      

       戰前,按照“口袋陣”伏擊計劃,劉飛向各參戰部隊下達作戰任務。江都獨立團部署在三垛河南、河口以西,擔任正面阻擊,與河北縱隊配合消滅河道與公路上的日偽軍,同時準備阻擊可能從興化和河口西援之敵,把守“袋底”,防止日偽軍東逃。52團隱蔽于公路北邊村莊,待江都獨立團開火后,即迅速出擊,把日偽軍消滅在公路上,同時負責河口方向的警戒。特務5團隱蔽在三垛河南,嚴防日偽軍南竄和西逃,并以火力支援北岸,伺機過河殲敵。三個團對公路上和三垛河面上的敵人,形成東、南、北三面夾擊。特務營在三垛河北警戒可能從高郵東援的日偽軍,把守好“袋口”,防止日偽軍西逃。

      

       敵偽入“口袋”,打響伏擊戰 

      

       4月27日拂曉,我軍參戰部隊進入預設伏擊陣地周圍的村莊隱蔽,等待日偽軍鉆入伏擊“口袋”。4月28日,日偽軍獨立團在日軍兩個中隊配合下,由水陸兩路經三垛東進,其前哨是日軍一部和偽軍獨立團1500余人,中間是日軍主力兩個中隊300余人,最后面是偽軍第87團第3營。另外,河面上的一路有3艘汽艇,這些汽艇拖著20余只民船,滿載輜重,船上有日軍50余人,偽軍200余人,與陸上部隊并進。15時,敵軍逐漸進入“口袋”。因公路缺口,敵軍前哨部隊停止前進20多分鐘,尋船搭浮橋,后續部隊不斷趕上來,這對我軍收緊“口袋”全殲敵軍創造了更為有利的條件。16時30分,待公路和水上敵軍全部鉆進“口袋”后,我軍總指揮下達出擊命令,江都獨立團集中火力射擊,52團也展開側擊。特務5團和一分區特務營南北配合,以交叉火力封住“袋口”。河上敵軍船隊除在最前面的一艘汽艇倉惶向東逃竄外,其余癱在河里。艇上日偽軍企圖泅水竄逃,被我軍三垛河南縱隊火力壓制,死傷殆盡。公路上的日軍和偽軍,突然遇到我軍伏擊部隊猛烈襲擊,前進不能,后退不得。我軍伏擊部隊插上來,把公路上敵人截為數段,日軍和偽軍建制大亂,前后不能相顧。在“新四軍優待俘虜,繳槍不殺”的政治攻勢下,日偽軍大都紛紛繳械投降,少數負隅頑抗的最后大部分被消滅。前后一個半小時,公路東段的伏擊戰基本結束。

      

       最艱苦最激烈的戰斗發生在日偽軍尾段,即處于“袋口”的新莊。殿后的一個日軍中隊和200多名偽軍進行了激烈反抗。負責防止敵人西逃的特務營在戰斗打響后,迅速封死了敵軍向西回撤的道路。在特務營火力打擊下,日偽軍隨即開始迅速向新莊跑去。由于敵近我遠,新莊隨即被日偽軍占領,并同前面逃來的日偽軍匯集于此,憑借斷墻殘壁負隅頑抗,妄圖固守待援。52團1營試圖由北面搶占新莊,但因莊河阻隔,加上敵軍火力密集,被阻在開闊地帶。在此情況下,1營2連組織突擊小組,拖著麻繩,在火力掩護下強渡莊河,接著全連迅速攀繩過河,沖上莊頭,與日軍肉搏拼刺。2連白刃戰拖住了日偽軍,使其封鎖我軍前進道路的火力大大減弱。被日軍壓制在開闊地帶上的1連趁機突入新莊,發動攻擊。日寇見狀組織火力封鎖我1、2連后路,斷我增援,又開展了兇猛反撲。我軍迎難而上,向敵人步步緊逼,沖入敵人陣地,迫使困守新莊北部的敵人向南退守。

      

       隨后,52團1營3連、特務營以及江都獨立團一部渡過三垛河前來增援,從四面八方把固守新莊南部的敵人緊緊包圍,發起了圍殲新莊殘敵的總攻。黃昏時分,我軍炮火集中向敵軍轟擊,頑敵死傷大半。這期間,敵軍兩次企圖突圍,都被我軍打退。戰至19時,我軍除以部分兵力繼續攻擊、監視新莊內的殘敵外,大部分參戰部隊主動撤出戰斗。29日10時,新莊內殘存的30多名日軍和200余名偽軍逃出新莊,我軍參戰部隊也全部撤回。

      

       戰斗告捷,獲頒嘉獎令 

      

       經過3個多小時的戰斗,伏擊戰勝利結束。當我軍押著近千名日軍和偽軍俘虜行進到后方的村莊時,莊頭和路邊許多村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自己的隊伍凱旋,慶祝我軍的偉大勝利。三垛河口伏擊戰我軍所取得的決定性勝利,沉重打擊了日偽軍的兇殘氣焰,使其不敢輕舉妄動,龜縮在據點里,有的據點里的敵人甚至偷偷撤逃。

      

       三垛河口伏擊戰共殲滅日軍240多人、偽軍600多人;俘虜山本顧問等日軍7人,“少將團長”馬佑銘、中校副團長韓永恩等偽軍958人;繳獲輕、重機槍19挺和步槍1000多支,各種炮16門以及大批彈藥和物資器材。這是新四軍蘇中軍區繼車橋戰役后的又一大捷,為鞏固擴大蘇中抗日根據地創造了有利條件。這次伏擊戰受到新四軍軍長陳毅等高度肯定,嘉獎電說:“三垛河口伏擊戰出奇制勝,斬獲眾多,予孫逆良誠所部以重創,挫其鋒芒,殊堪欣慰。望向前線指戰員及光榮負傷同志代為慰問!”

      

    網站編輯:朱琳瑄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亚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姐弟,一个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影音先锋男人看片AV资源网在线,男同同性动漫GAYANIME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