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listing id="pr19b"></listing> <span id="pr19b"><dl id="pr19b"><del id="pr19b"></del></dl></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
<span id="pr19b"></span><strike id="pr19b"><dl id="pr19b"></dl></strike>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紅色經典
    毛澤東在陜北的閱讀生活
    發表時間:2023-12-04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錢均鵬

     

      從1935年到1948年,黨中央和毛澤東等老一輩革命家在延安生活和戰斗了13年,領導中國革命事業從低潮走向高潮、實現歷史性轉折,扭轉了中國的前途命運。在這段波瀾壯闊的歷程中,為適應中國革命發展新形勢,毛澤東以前瞻性的戰略眼光,鮮明提出克服“本領恐慌”,帶頭學習閱讀了大量的書籍報刊,結合中國革命實際進行了創造性的理論思考,寫出了許多經典名篇,推進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指引中國革命走向了勝利。

      

       提倡一面工作,一面看書報 

      

       新的斗爭需要新的理論指導。一落腳陜北,毛澤東就想方設法通過各種渠道收集書報。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閱讀了當時能找來的馬列原著和大量的哲學、軍事、歷史、文學等書籍和各類報刊。

      

       1936年,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在陜北保安采訪毛澤東時發現,他是個認真研究哲學的人。有一陣子,斯諾每天晚上都去采訪他。有一次,一位客人帶了幾本哲學新書給毛澤東,毛澤東就要求斯諾改期再談。毛澤東花了三四夜的工夫專心讀那幾本書。后來,斯諾在《西行漫記》中寫道:“他讀書的范圍不僅限于馬克思主義的哲學家,而且也讀過一些古希臘哲學家、斯賓諾莎、康德、歌德、黑格爾、盧梭等人的著作?!?/p>

      

       當年的陜北,缺書少報,書籍只能相互傳閱,第一個人看完送第二個人看,第二個人看完再送第三個人看。1936年9月,毛澤東致電在前方的彭德懷、劉曉和李富春,表示:“(一)同意富春辦法,組織流動圖書館。(二)明日即開始寄第一次書十本,先交富春,停三天轉寄彭劉,停一星期。(三)各同志務須按時寄回,以免散失。(四)以后將一星期或十天寄一次?!?/p>

      

       毛澤東說:“一面工作,一面要提倡看書報?!?936年10月,為了提高學校與部隊干部的政治文化水平,他專門寫信給在西安做統戰工作的同志,讓他們購買一批通俗的社會科學、自然科學及哲學書。

      

       克服“本領恐慌” 

      

       1939年5月,毛澤東在延安在職干部教育動員大會上講道:“我們隊伍里邊有一種恐慌,不是經濟恐慌,也不是政治恐慌,而是本領恐慌。過去學的本領只有一點點,今天用一些,明天用一些,漸漸告罄了。好像一個鋪子,本來東西不多,一賣就完,空空如也,再開下去就不成了,再開就一定要進貨。我們干部的‘進貨’,就是學習本領……”

      

       加強全黨理論建設、理論武裝是提高本領的重要一環。根據相關歷史文獻整理,延安時期,毛澤東閱讀過的哲學書有:《共產黨宣言》《哥達綱領批判》《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拿破侖第三政變記》《德國的革命和反革命》《法蘭西內戰》《政治經濟學論叢》《馬恩通信選集》《〈資本論〉提綱》《國家與革命》《辯證法唯物論教程》《辯證唯物論與歷史唯物論》《政治經濟學》《社會學大綱》《哲學與生活》《哲學選輯》《思想方法論》《邏輯與邏輯學》《街頭講話》《鄉村建設理論》《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基礎理論》《經濟學大綱》等,既有馬列經典,也有大眾哲學……有泛讀,更有深研細讀。

      

       毛澤東說:“不關心哲學,我們的工作是不能勝利的?!弊x哲學可以學到科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可以掌握認識和解決問題的思想工具和方法,這是毛澤東強調讀哲學書的原因所在。在讀《辯證法唯物論教程》時,毛澤東寫下這樣的批語:解決不同性質的矛盾,要用不同的方法;在讀《辯證唯物論與歷史唯物論》時,毛澤東寫下“實踐是真理的標準”的批語。大量的閱讀并結合中國革命實際進行深入思考,極大地提升著毛澤東的理論素養,也為他創作《矛盾論》《實踐論》《新民主主義論》等經典名篇做了理論準備。

      

       李達的《社會學大綱》,是中國人寫的第一本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毛澤東曾多次閱讀。他還把這本書推薦給延安哲學研究會研究,推薦給抗大作教材,并在六屆六中全會上,號召黨的高級干部都來讀這本書。為了學習世界革命的經驗,認真研究理論和研究歷史,1944年初,毛澤東又提出要集中閱讀馬克思、恩格斯的《共產黨宣言》,恩格斯的《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列寧的《社會民主黨在民主革命中的兩種策略》和《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左派”幼稚病》,斯大林主持編寫的《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這5本馬列書籍。

      

       同時,毛澤東多次強調:“不應當只是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詞句,而應當把它當成革命的科學來學習”;不僅要了解馬克思列寧主義所得出的關于一般規律的結論,還應當學習它觀察問題和解決問題的立場方法。

      

       研讀軍事理論和軍事戰略書籍 

      

       作為偉大的戰略家和軍事家,博覽群書的毛澤東在讀軍事書時,重點研讀的是軍事理論和軍事戰略。

      

       1936年9月上旬,毛澤東致電負責聯絡紅軍和東北軍的同志,請其購買軍事書:“前電請你買軍事書,已經去買否?現紅校(指紅軍大學)需用甚急,請你快點寫信,經南京、北平兩處發行軍事書的書店索得書目,擇要買來,并把書目付來?!?月下旬,他再次致電,提出不要買普通戰術書,只買戰略學書、大兵團作戰的戰役學書,中國古代兵法書《孫子》等也買一點。

      

       毛澤東后來回憶:到陜北,“我看了八本書,看了《孫子兵法》,看了克勞塞維茨的書”“還看了蘇聯人寫的論戰略、幾種兵種配合作戰的書等等”。他后來還說:“我從來不研究兵器、戰術、筑城、地形四大教程之類的東西,那些讓他們去搞,我只研究戰略、戰役?!泵珴蓶|認為,寫戰略,應找必要的參考書看,如黃埔的戰略講義、日本人的論內外線作戰、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魯登道夫的《全體性戰爭論》、蔣百里的《國防論》、蘇聯的野戰條令等,其他可能找到的戰略書,報紙上發表的抗戰以來論戰爭的文章、通訊也要搜集研究。

      

       為“把軍事理論問題弄出個頭緒來”,毛澤東專門組織了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研究會,成員有蕭勁光、羅瑞卿、滕代遠、莫文驊等。他們采用邊讀邊議的方法,每周討論一次,晚上七八點鐘開始,常常討論到深夜十一二點鐘。

      

       毛澤東認為,戰略指導者出于戰略指導的客觀需要,有必要“給戰爭趨勢描畫一個輪廓”,盡管這個輪廓所描畫的東西可能并不完全符合將來的事實,須隨時加以校正?;貞笇馉幍钠惹行枰?,毛澤東以扎實的戰略素養和深入的戰略思考,在陜北的窯洞里,寫出《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抗日游擊戰的戰略問題》《戰爭和戰略問題》等名篇。尤其是《論持久戰》,既有對抗日戰爭的階段性和最終結局的科學預見,也有“兵民是勝利之本”的科學論斷,指出抗日戰爭勝利的唯一正確道路是充分動員和依靠群眾,實行人民戰爭,并闡明了贏得勝利的戰略戰術,對中國抗日戰爭的最后勝利起到了重要指導作用。

      

       讀書學習的目的在于應用 

      

       毛澤東曾說:“我寫《新民主主義論》時,《共產黨宣言》就翻閱過多少次。讀馬克思主義理論在于應用,要應用就要經常讀,重點讀?!?/p>

      

       就讀書學習的目的而言,毛澤東認為重在應用,是“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具體化”,使之具有“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延安時期,毛澤東的讀書寫作,就是為了探索總結指導中國人民革命斗爭取得勝利的新理論。1941年5月,毛澤東在《改造我們的學習》報告中指出:“許多同志的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似乎并不是為了革命實踐的需要,而是為了單純的學習。所以雖然讀了,但是消化不了。只會片面地引用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的個別詞句,而不會運用他們的立場、觀點和方法,來具體地研究中國的現狀和中國的歷史,具體地分析中國革命問題和解決中國革命問題?!?/p>

      

       1939年底,曾志從白區調回延安后,向毛主席報告說:“我要進馬列學院學習,組織上已批準?!泵飨f:“很好,你在紅軍、蘇區、游擊區、白區都工作過,經驗是有了一些,但缺乏理論基礎,經驗不能提高。學習馬列主義理論很重要,要理論聯系實際?!?/p>

      

       針對有同志反映“工作忙,沒有工夫讀書”“看不懂”等問題,毛澤東提出讀書要“擠”和“鉆”。他指出,共產黨員不學習理論是不對的,有問題就要想法子解決,這才是共產黨員的真精神。在忙的中間,想一個法子,叫作“擠”,用“擠”來對付“忙”。好比開會的時候,人多得很,就要擠進去,才得有座位。我們現在工作忙得很,就用“擠”的法子,在每天工作、吃飯、休息中間,擠出兩小時來學習??床欢?,也有一個辦法,叫作“鉆”,如木匠鉆木頭一樣地“鉆”進去。

      

       鳳凰山的窯洞陪伴著毛澤東徹夜不眠讀書,棗園的燈光映照著他奮筆疾書創作……延安革命舊址見證了我們黨在延安時期領導中國革命、探索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光輝歷程,是一本永遠也讀不完的書。

      

       中國共產黨人依靠學習走到今天,也必然要依靠學習走向未來。

      

    網站編輯:朱琳瑄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亚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姐弟,一个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影音先锋男人看片AV资源网在线,男同同性动漫GAYANIME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