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listing id="pr19b"></listing> <span id="pr19b"><dl id="pr19b"><del id="pr19b"></del></dl></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
<span id="pr19b"></span><strike id="pr19b"><dl id="pr19b"></dl></strike>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紅色經典
    《打靶歸來》誕生記
    發表時間:2023-12-15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韓 光   房 明

      

       每當新兵入營,《打靶歸來》總是新兵先熟悉的歌曲之一。當它鏗鏘有力的旋律,在去實彈打靶的隊列中響起,“胸前的紅花映彩霞”“夸咱們槍法數第一”這兩句歌詞,便在新兵心里深深扎下了根。

      

       這首歌創作于1960年,曲作者是原沈陽軍區第39軍第115師的王永泉。王永泉出生于遼寧錦州一個貧困家庭,1949年參軍入伍。由于學歌快、教歌好,當年4月,他被分配到第115師文工團。奔赴抗美援朝戰場后,王永泉的創作激情被點燃,創作了《志愿軍的小爐匠》等不少歌曲。

      

       1953年10月,從戰場歸來的王永泉被分配到第115師的一個連隊任副指導員。

      

       當時,連隊正執行繁重的施工任務。白天,王永泉與戰士們一起干活;晚上大家都休息了,他就投入到歌曲創作中。

      

       “軍事訓練至關重要,要是能寫一首鼓舞士氣的歌該有多好呀!”王永泉一直想寫一首配合軍事訓練的歌給戰友們唱。正當他為創作歌詞犯愁時,意外在部隊下發的一本小冊子上發現一首詩,令他眼前一亮,當即抄錄下來?!叭章湮魃郊t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胸前紅花映彩霞,清脆的歌聲滿天飛”,詩僅4句,署名牛寶源。

      

       “即使條件艱苦,戰友們仍然斗志昂揚,洋溢著革命樂觀主義精神,這不正是當前訓練形勢如火如荼的真實寫照嗎?”詩雖然短,王永泉卻被它簡練生動的語言深深感染,腦海中浮現出一幅生動的畫面:夕陽吐出霞光萬道,一隊解放軍戰士扛著槍和滿是彈洞的槍靶,雄赳赳、氣昂昂地從遠處走來。他們的綠軍裝上還沾著靶場上的塵土。戰士們雄姿英發,邁著整齊的步伐,愉快地歌唱著返回營區……想到這里,王永泉當即把詩中的“清脆”二字改為“愉快”。他不斷吟詠這首小詩,腦海中的畫面也變得越發清晰生動。

      

       王永泉覺得把這首小詩作為歌詞,仍略顯單薄。他想,既然是“愉快的歌聲滿天飛”,那么首先應該飛到戰士們的家鄉和偉大祖國的首都北京去。家鄉有戰士們的父老鄉親,北京有大家敬愛的領袖毛主席。于是,王永泉又增加了兩段歌詞:“歌聲飛到家鄉去,父老們聽了笑瞇瞇,人人夸來人人講,說他們子弟有出息”“歌聲飛到北京去,毛主席聽了心歡喜,夸咱們歌兒唱得好,夸咱們槍法數第一”。

      

       寫好之后,王永泉馬上念給戰士演出隊的同志們聽,大家感覺加上這兩段可以,但表意有些重復,團領導也提出了同樣的意見。王永泉就根據大家的反饋意見,將“歌聲飛到家鄉去”那一段歌詞刪去。

      

       《打靶歸來》的曲調,聽起來有點陜北民歌的味道,同樣出自王永泉的匠心獨運。王永泉一直有一個愿望,想創作一支既有民族風格又有進行曲特點、能展現戰斗精神的隊列歌曲。一開始,他不懂得怎樣將這兩種不同的曲風融合在一起,嘗試過幾次都沒成功,創作出來的歌,戰士們反響一般。

      

       經過多年不斷地摸索,王永泉已能較好掌握這兩種曲風,當看到這首小詩后,便打算借此進行“實戰”。譜曲之前,他反復哼唱陜北民歌《東方紅》,分析其曲體結構,體會音調特點,并將這些體會融入《打靶歸來》的譜曲中。

      

       歌曲《打靶歸來》創作完成后,他唱給身邊戰友聽,大家都很喜歡,但王永泉卻不滿足,仍要精益求精。為了適應戰士在隊列中行進的呼吸節奏,他又改動了部分旋律,加上“啊啊”的襯詞,戰友們反映這樣改后聽著別扭,好像一件新衣服打了補丁。王永泉便在民歌中尋找襯詞的用法。他發現,無論是“哎嗨喲”還是“咿呀嗨”,種種襯詞、襯句都源自日常生活,是民歌表達感情的需要,也是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

      

       受到啟發后,王永泉重新審視《打靶歸來》的歌詞,并在下連時有意識地搜集戰士們日常的習慣用語。后來,他把襯詞改成了“mi suo la mi suo,la suo mi duo re”,并在歌曲尾聲加了一句口令“一二三四”。修改后,這首歌不僅更適宜在行進中歌唱,收尾也更加有氣勢,堪稱神來之筆。

      

       創作出一首自己滿意的歌,王永泉既振奮又忐忑。他先到一個連隊教唱,沒想到只教唱了兩遍,戰士們便學會了,大家紛紛稱贊:“這首歌好聽又好學,唱出了大家的心聲?!背粤恕岸ㄐ耐琛钡耐跤廊?,便一個連一個連地教下去,不久后全團官兵都會唱了。

      

       很快,這首激昂向上的歌曲像長了翅膀一樣,先從團里“飛”向所在師,又從師里“飛”向集團軍。戰友們發現,這首歌朗朗上口、感情真摯,可以大合唱、小合唱、獨唱等多種形式進行演唱,更與日常訓練緊密結合,紛紛自覺學唱。1960年,《打靶歸來》獲得了全國業余歌曲創作比賽一等獎。隨后,這首歌逐漸傳遍軍內外。

      

       文藝作品一經發表,就有了自己的“生命軌跡”,在傳播中產生影響力,也在傳唱中不斷被賦予新的意義。如今,歌聲飛過60余年,這首歌仍然響徹座座軍營,激勵了一茬茬官兵刻苦訓練、奮勇爭先。

      

    網站編輯:朱琳瑄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亚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姐弟,一个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影音先锋男人看片AV资源网在线,男同同性动漫GAYANIME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