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listing id="pr19b"></listing> <span id="pr19b"><dl id="pr19b"><del id="pr19b"></del></dl></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
<span id="pr19b"></span><strike id="pr19b"><dl id="pr19b"></dl></strike>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紅色經典
    永不中斷的信號:冀中烽火中的紅色電波
    發表時間:2024-01-05 來源:河北日報

    上官詩媛

     

      西柏坡紀念館內有一條電報長廊,長廊兩側的墻面上,滿布密密麻麻的電文。解放戰爭后期,依靠無線電通信這條軍情傳遞捷徑,黨中央在西柏坡“一不發人,二不發槍,三不發糧,只是天天發電報,就把國民黨打敗了”。

      事實上,早在抗戰時期,無線電通信就已經出現在冀中戰場,在我軍聯絡以及抄收新聞、氣象報告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戰火中誕生的“千里眼、順風耳”

      1937年七七事變后,日軍迅速占領平津,后沿京漢、津浦路南犯冀中。在日軍鐵蹄踐踏下,國民黨部隊南撤。1937年10月,共產黨員、時任國民黨東北軍第53軍第691團團長的呂正操,率部于晉縣(今晉州市)小樵鎮誓師,將部隊改編為人民自衛軍,揮師北上抗日。

      人民自衛軍為冀中敵后戰場帶來了第一部電臺,這在當時還是一個稀罕物,被稱作是“科學的千里眼、順風耳”。這部電臺先是與晉察冀軍區A-051臺(代號)建立了聯絡,開啟了冀中與晉察冀領導機關的無線電通信,后又與八路軍總部F-151臺、延安中央軍委X002臺建立了無線電聯系。1937年12月,晉察冀軍區又派報務員張鶴山攜帶一部電臺,來到人民自衛軍一團(后編入冀中第一軍分區)工作。

      1938年5月,人民自衛軍與蠡縣籍老紅軍孟慶山領導的河北游擊軍合并,建立八路軍第三縱隊兼冀中軍區。冀中地區部隊的整合,帶動了軍區機關和各區部隊無線電通信快速發展。1938年底至1939年初,冀中各分區、區黨委都配備了電臺,冀中地區無線電通信網逐漸建立。

      1939年5月,冀中軍區對無線電管理體制進行了整頓,成立了冀中軍區無線電中隊,建立政治委員制度。隨后,各分區也相繼成立無線電區隊。

      1939年底,冀中軍區各正規團基本上都配備了電臺。各團無線電配有電臺隊長、機務員、報務員。冀中軍區上能聯系延安中央軍委、八路軍總部、晉察冀軍區,下能聯系各分區、主力團。不僅如此,冀中軍區還與冀南、冀魯豫軍區等建立了協同通信,保證了軍事行動通信聯絡的暢通。

      到1942年4月,冀中無線電通信發展到了最高峰,這時,軍區電臺共有50余部,分布于冀中軍區機關、區黨委、新聞系統、行政公署和各個分區,形成了一張緊密的通信聯絡網,保證了戰時冀中黨、政、軍信息的及時傳遞。

     

      堅守火線 臨危不懼傳軍情

      戰場上,軍情瞬息萬變??箲饡r期,在冀中,較之日軍,我方無線電通信人員和物資配置仍然處于劣勢。但是英勇無畏的電臺隊員們卻以堅定的信念和頑強的意志堅守火線,確保了軍情傳遞通暢。

      出于保護電臺安全的考慮,部隊收發電報多是在夜里。遇到突發情況,部隊需要急行軍,經常是部隊開拔了,報務員還要帶著電臺留下來,等候發收電報,完成任務后再追趕部隊,萬分危險。緊急情況下,他們只能就地隱藏電臺,或是將其埋在地里,或是將其沉入水中,等安全了再取回電臺。

      1939年冬,冀中軍區南進支隊參加了討逆戰役,隨軍轉戰冀魯豫地區。由于參戰部隊較多,加之日夜行軍追殲叛賊,電臺工作量劇增。

      當時我軍根據緊急程度,將電報等級分為“平報”“急報”“火急報”“萬急報”“十萬火急報”“萬萬火急報”。常常是部隊臨出發了,機要科卻送來幾封“萬萬火急”電報,電報員必須迅速投入工作,發完后,便抓緊追趕部隊??山洺J?,電報員剛到宿營地,就又有“萬萬火急”電報等待拍發,電報員又要馬上架起天線,準確及時傳遞新的戰斗部署。幾個月中,電臺隊員隨軍發報,不間斷地和冀魯豫軍區、十八集團軍總部、冀南八旅等兄弟部隊聯絡,從未發生重大通信事故。

      1940年春季反“掃蕩”時,冀中九分區機關和直屬部隊轉移到保定清苑的一個村莊,電臺分隊剛架好電臺,聯通了上級,村外的戰斗就打響了。于是,撤線人員迅速上房撤線,可值班報務員卻大聲喊道:“別撤線,軍區有指示‘萬萬火急’!”在這種情況下,電臺隊長指示所有人準備好,一定要完成電報接收任務。不遠處,槍炮聲四起,可接收電報的工作人員卻冷靜沉著,堅持收報。最終,幾名隊員趕在敵人進村前順利完成了接收任務,并將設備安全撤離。

      1943年2月,冀中六分區在武邑縣盧家口村計劃召開敵工部長會議,突遇敵人圍攻。激戰數時,司令部決定通過電臺向冀南五分區請求增援。炮火聲中,往常聯絡通暢的電臺卻突發故障,無論發報員怎么轉動度盤都接收不到信號。十萬火急之時,有經驗的電臺長突然捕捉到了新的波長?!叭f萬火急!萬萬火急!”一遍遍地呼叫、變頻中,電臺長終于插叫成功,幾十組的求援電報很快發完。半個小時后,對方回電了,簡短的電報清晰傳來:已派一連輕裝跑步增援,距你們五十里。這時,千斤重擔落地,電臺隊員們才長舒了一口氣。隨后,他們又和特務連的戰士們一起投入了戰斗。

     

      極端環境中 血與火的考驗

      1942年,日軍在冀中地區開展“五一大掃蕩”。在日寇“細碎分割”、嚴密封鎖之下,各抗日根據地崗樓如林,溝路如網,電話有線通信中斷,人員信件傳遞困難,無線電成為軍情傳遞和接收新華社消息的主要通信手段。

      為了提高收發效率,電臺部隊又進一步提高業務要求:一是開設、撤收電臺要快,隨時機動架線聯絡;二是對長報提出了“多邊”要求,即邊抄、邊送、邊譯,以及邊譯、邊送、邊發;三是做到“快”,即快收、快譯、快送,以及快譯、快送、快發。

      當時,電臺極為珍貴,往往一個團只配有一部電臺,電臺隊員都是寧肯丟命也不輕易丟掉通信器材,真正做到了“人在電臺在”“與電臺共存亡”。冀中八分區薛村突圍戰斗中,報務主任龐樹楷用身體掩護馬達,中彈犧牲;冀中南進支隊在李家洼突圍后,發現馬達未能帶出來,三名搖機員連夜返回戰場,在二人遭敵俘虜的情況下,一人仍冒死將馬達搶回。

      “五一大掃蕩”后,冀中軍分區機關和一部分部隊,轉移到白洋淀和勝芳大葦塘里堅持斗爭。漁船上、蘆葦蕩中,電臺隊員想方設法架設天線,在老鄉們的掩護幫助下轉移躲藏。夏天,水面上的蚊子叮人叮得厲害,晚上收發電報時,沒有蚊帳的電臺隊員只能穿上棉大衣,頭包桑皮紙。面對敵人的封鎖,缺吃少穿的電臺隊員就在附近尋找葦根、雞頭米和鳥蛋充饑。

      不僅如此,電臺隊員還練就了一身隨機應變、迅速轉移的好本領。遇上電臺耳機丟失,他們就用有線排話機上的受話器代替;聯絡不通時,他們想方設法采取轉報、轉告(叫)差呼、盲發等方法,直到能順利發出電報;敵人射斷天線,接線員就拿蘆葦綁住紫銅線接著發報……就這樣,在極端困難的環境下,冀中地區的紅色電波也從未中斷。

     

      地道中 永不中斷的信號

      1942年,日偽第五次“治安強化”運動開始后,為了加強對冀中地區的統治,不僅建立了很多偽政權,還到處修碉堡、挖封鎖溝。

      在這種形勢下,冀中對敵斗爭出現了一種新的形式——地道戰,冀中的無線電通信工作也隨著地道戰的開展轉入地下。

      一開始,電臺隊員和當地老鄉一起挖“蛤蟆墩”,但為了保密和安全起見,戰士和老鄉們集思廣益,決定挖新的地道或者改造“堡壘戶”的地道,專門用于無線電通信。僅當年冀中九分區所挖的電臺“堡壘戶”就有22個。

      根據當時電臺工作的特點,地道長度一般要30—40米,需要建在房子下面,才不易被敵人破壞。內部要能放置全套設備,還要設休息室、卡口和翻口,此外,地道里還要布置槍眼、瞭望孔、通氣孔以及突圍用的暗口,達到能打、能藏、能全天工作和“三防”的要求。

      電臺信號要好,就得把近兩百根細銅絲絞合成的天線架在地道外的房上或院內,非常惹人注目。電臺隊員們多次改進,把天線擰在多股麻繩里,工作時拴在院里,扔到房上,再晾曬幾件衣服,使之就像一根普普通通的曬衣繩,既不妨礙發射電波,又隱蔽偽裝得很好。

      發電報時,為了隱蔽手搖馬達工作的嗡嗡聲,電臺隊員就把馬達放到地道靠里的休息室中,將收發報機放到洞口一側的“貓耳洞”里。一是因為這里靠近洞口比較干燥,機器不易受潮;二是因為在這個位置發報,天線進洞少,能夠提高發射效率。發電報時,需要同時搖動馬達,為了解決馬達和發報機分隔兩處的問題,電臺隊員便在地道兩端拉一條繩子,繩子上再拴個小鈴鐺,報務員一拉鈴,搖機員就搖,再一拉就停,兩人合作默契。

      就這樣,電臺隊員們摸索出了一套利用地道晝夜工作的方法,既隱蔽安全,又保證了戰斗中無線電通信的順暢。

      在艱苦的環境、殘酷的斗爭中,冀中的無線電通信之所以在地道中都沒有中斷,離不開英雄的人民。遍布在各個村莊的“堡壘戶”,不僅幫各分區將備用器材、電池等用蠟封存好,藏到自家的夾墻中、麥地里,還幫著電臺部隊隱蔽作戰。

      1944年3月的一天,冀中十分區電臺剛轉移到大魏莊“堡壘戶”王振江家里,就被敵人發現了。敵人一進門就抓住王振江問:“八路藏在哪兒?地道在哪兒?”王振江回答道:“我一個老百姓哪知道?!睌橙瞬恍?,就到屋里找。地道口設在鍋臺底下,王振江的老伴兒怕被敵人發現,急忙抱來一捆柴,說是給“皇軍”燒水喝,結果弄得滿屋子是煙,把敵人給嗆了出去。敵人沒有搜到電臺,就遷怒于王振江,對他進行嚴刑拷打。老人吃盡了苦頭,但始終沒有暴露電臺。正是在百姓們的拼死掩護下,電臺的信號才能堅持發出。

      冀中無線電通信部隊在戰火中誕生,在熔爐中錘煉,在戰斗中成長??谷諔馉幹?,這支隊伍的情報傳遞工作,為取得反對敵人“圍剿”、冬春季反“掃蕩”、保衛麥收、百團大戰和反蠶食斗爭等重要戰斗的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同時,這支隊伍的日臻成熟,也為解放戰爭中我軍使用無線通信聯絡指揮大兵團作戰,準備了條件。

     

      拓展:紅色電波背后的“軟件”與“硬件”

      1939年5月,冀中軍區無線電中隊成立后,一方面大力培養通信技術人員,另一方面積極籌備器材,使無線電通信建設適應冀中地區軍事發展的步伐。

      冀中軍區和各分區先是從地方上動員了20多名懂通信技術的人員充實隊伍,又相繼從晉察冀軍區、120師、延安中央軍委三局以及晉西北調來70多名通信技術人員。

      早在1938年1月,人民自衛軍司令部通信營就開辦了“報務訓練隊”,選調和招收學員培訓通信技術。冀中軍區正式成立后,在安平成立了“冀中軍區司令部無線電訓練隊”。在教學中,冀中軍區請來了畢業于燕京大學物理系的韓重仁擔任電訓隊教務主任,主持訓練工作。學員主要學習機務、英文、報務三個課題。訓練隊前后共開辦十期,訓練學員520人左右。各分區、南進支隊和軍區黨委等也自行開辦了規模不等的報務訓練隊(班),前后共培訓無線電通信技術人員650多人。

      在敵人的層層封鎖下,電臺器材來之不易。當時我軍前線主要使用的電臺型號為兩支“71”A管哈特萊式發報機和三支“30”管再生式收報機,這些器材主要來自軍區配發、收繳或自制組裝。雖然當時的延安通信材料廠可自產小型收發報機,但產量小且多為組裝機。各區的發報機很多配件還是從群眾捐獻的舊收音機上拆下來的。收發報機元件數值、質量都達不到嚴格要求,信號較差。

      這種條件下,冀中軍區想方設法解決無線電設備問題,不但成立了機務室,積極仿制哈特萊式發報機和再生式收報機,還維修、改制電子設備,基本滿足了電臺器械配發和日常養護的需求。

      在冀中各分區,有的小隊還自制電池,用手電筒的小電池焊接組成一塊大電池,電力不足時一節節地進行檢測,有電的再繼續使用。后來,有了手搖馬達,電臺的動力問題才有所緩解。

      在這樣的艱難環境中,冀中的無線電通信隊伍逐漸壯大,無線電通信技術有了質的飛躍,為抗日前線的信息傳遞以及后來的隱蔽斗爭創造了有利條件。

    網站編輯:朱琳瑄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亚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姐弟,一个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影音先锋男人看片AV资源网在线,男同同性动漫GAYANIME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