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listing id="pr19b"></listing> <span id="pr19b"><dl id="pr19b"><del id="pr19b"></del></dl></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
<span id="pr19b"></span><strike id="pr19b"><dl id="pr19b"></dl></strike>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黨建好書
    理想激情的深刻書寫——讀長篇小說《阿娜河畔》
    發表時間:2023-12-27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戍邊史和屯墾史是共和國歷史上的壯舉。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幾代人艱苦勞作,成功讓昔日無人駐足的戈壁荒漠變成瓜果飄香的安居之地。維吾爾族作家阿舍是“兵團二代”,出生并成長于新疆南部塔里木河下游的軍墾農場。大學畢業后,她生活在寧夏銀川,但時空的阻隔并未剪斷自己與故鄉的血脈情緣。她曾經說過:“故鄉給了一個人最初也是最重要的成長記憶和成長經歷,是一個人世界觀、心靈空間和性格的塑造和養成地,是一位作家審美基因的形成地。我們在年輕時總是對遠方有無限向往,但到了中年會變成腳踏實地生活在此處,不斷回望往昔與故地。這時候,故鄉不再只是個體的記憶和生命體驗,而是承載了一方土地和這方土地上人們的歷史?!庇纱丝梢?,阿舍的故鄉書寫在關注個體命運的同時關涉時代歷史的思考。

      長篇小說《阿娜河畔》(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寧夏人民出版社2023年8月出版,入選中國圖書評論學會發布的“中國好書”2023年9月推薦書目)是阿舍獻給故鄉和父輩的緬懷之書。作者以宏闊的視野和飽蘸情感的筆墨,敘寫了阿娜河畔茂盛農場里兩代人的墾荒史和生命史。為了盡可能還原歷史的真實,作家在充分調動童年經驗和個體記憶的同時,又花費了大量時間去搜集和整理有關資料,舉凡農業、工業、教育、水利、科學、醫療等內容均有涉獵。學者式的嚴謹和精益求精的態度,使得這部小說細節綿密而富于質感,顯現出史詩般正大疏闊的氣象。在理想的感召和主人翁的豪情下,來自五湖四海的初代墾荒者日夜奮戰在廣袤無垠的戈壁荒灘上,他們住地窩子,喝咸澀發苦的井水,穿帶補丁的衣服,嘴唇因干燥而開裂……艱苦的物質條件和超負荷的勞作,并沒有改變他們的美麗初心與昂揚激情。在訪談中,阿舍以質樸的語言向他們表達了崇高的敬意:“無論是20世紀50年代初進疆的解放軍、支邊青年,抑或是60年代陸續進疆的知識青年,他們都懷著一顆赤誠之心,積極投身國家的建設。他們從不吝嗇自己的青春,不懷疑心中的理想?!毙≌f為大時代的普通人立傳,將這一段行將消失的生活和歷史進行搶救性的發掘。作品通過阿娜河畔墾荒者和建設者的命運境遇,折射出半個多世紀以來社會歷史的變遷?!栋⒛群优稀方永m了現實主義文學的偉大傳統,以嚴肅的態度和良善的心境,看待社會、歷史和人性,有著樂觀、爽朗和溫情的氣息。小說中的人物雖然歷經磨難,卻依然勤懇、本分、寬厚和充滿德性。譬如,明雙全、明中啟父子兩代扎根西部公而忘私的奉獻精神,成信秀和石昭美母女對愛情的期許和對家園的守護等。

      在如實呈現墾荒歷史艱巨繁難的同時,阿舍深入生活的細部,發現日常生活中的喜樂和故鄉風景的優美。作家運用散點透視的方法,對阿娜河畔的自然風光和民情風俗進行了精細的描寫。事實上,西部邊地雖然荒涼僻遠,卻也自有其殊異迷人之處——“戈壁灘的夏夜涼爽宜人,營地里最后一個地窩子里的油燈熄滅之后,白天被改造和開墾的荒原似乎又回到了原初的地老天荒里。恰好是個月圓之夜,銀白色的月輝明晃晃的,照在駱駝刺指甲蓋大小的綠葉上,照在又虛又軟的堿土路面上,照在地窩子門前一團用來當柴燒的野麻上,綠葉白亮亮的,灰土路白亮亮的,野麻枝白亮亮的,讓人直以為到處都被刷上了一層銀亮的粉,讓人總想伸手撫摸這層在夜里亮得如此出奇的東西?!庇秩?,“一望無際的沙漠平湖,黑壓壓的魚群,茂密的蘆葦蕩,白色群鳥……任憑外面的世界風雨飄搖,這里只有海闊天空,只有太陽的萬丈光芒和星月無盡的清輝?!蔽鞑看蟮厣蠅验熜蹨喌淖匀伙L光內嵌于小說的敘事機制。風景畫、風俗畫和邊地風情的氛圍營造,不單是一種詩化或抒情化的文本策略,更根植于阿舍身為“兵團二代”對地域風土人情的真切認知。在田園牧歌的風景中,茂盛農場的建設者為日常生計而奔走,他們隨遇而安,并在尋常歲月中尋覓愛、美、歡樂?!耙患胰硕汲缘蔑栵柕?,明雨又給家人切了一盤哈密瓜,洗了一盤甜得齁嗓子的無核白葡萄,大伙兒都嚷嚷著沒有地方吃了。飯后拾掇利索,明雨哄孩子睡午覺,石昭美給躺在床上、被暖烘烘的陽光曬得昏昏欲睡的成信秀掏耳朵,母女二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說著話。明中啟與女婿坐在屋門前的一張棋盤小桌前下象棋,棋子一聲高一聲低地落在棋盤上?!睂こH兆佑兴膱詫?、溫暖與自足。這些細節化和場景化的描摹,凸現出普通人安妥、適意的現世生存。在這里,阿舍賦予日常的人生景觀近乎神圣的尊嚴與價值。

      值得注意的是,在阿舍筆下,地方小傳統和日常生活的溫情守護并不意味著作品精神視域的狹小。即使地處偏遠,阿娜河畔的人們也并不能自外于現代化的進程。隨著時代的移步換景,農場及其居民的命運都面臨新的變化,包括西北邊地與沿海都市、安居農場與返城就業的人生抉擇等。

      《阿娜河畔》具有沉郁厚重的精神底色,阿舍以女性的細膩和深摯的情感,書寫農場普通人的情感歷程與心靈世界。小說里的人物常常陷入物質和精神的雙重困境,而錯位和復雜的愛情糾葛則令他們的心靈飽受折磨。在自由之愛與道德倫理的悖論中,身處其中的每個人都遭受靈魂的拷問。他們無奈、委屈,卻又無解,唯有緘默和承受。學者李建軍認為:“俄羅斯文學的感傷,不是繆塞式的自我中心主義的感傷,也不是哈代的充滿悲觀情緒和宿命感的感傷,而是一種充滿道德熱情和人性溫暖的感傷?!卑⑸崽寡浴栋⒛群优稀返膶懽魃钍堋鹅o靜的頓河》的啟發。在對情感的領悟和世事的洞察上,這部小說在敘事的調性上確乎彌漫著“一種充滿道德熱情和人性溫暖的感傷”。作家以同情共感的方式傾訴著人生的殘缺和情感的錯位,但在感傷的同時,小說的內部又充盈著明朗的色調和理想的激情。

      《阿娜河畔》既是一部致敬父輩、回望故鄉的抒懷之作,又是一部注目當下、探尋存在的智性之書。在現實主義、浪漫主義和理想主義的并置中,生命的喜樂憂患得以展現。小說結尾,茂盛農場被撤銷合并,但人雖散,曲未終,它依舊堅實地屹立在西部大地上,并一如既往地庇護和擁抱阿娜河畔的有情眾生。

     

      《光明日報》(2023年12月27日 14版)(作者:烏蘭其木格,系溫州大學人文學院副教授、中國作協少數民族文學委員會委員)

    網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亚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姐弟,一个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影音先锋男人看片AV资源网在线,男同同性动漫GAYANIME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