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listing id="pr19b"></listing> <span id="pr19b"><dl id="pr19b"><del id="pr19b"></del></dl></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
<span id="pr19b"></span><strike id="pr19b"><dl id="pr19b"></dl></strike>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黨建好書
    為觀察現實生活敞開一扇文學的窗口——《長江文藝·好小說》2024年首刊片談
    發表時間:2024-01-03 來源:光明日報

      2024年是《長江文藝·好小說》的“本命年”。2012年10月,誕生于湖北武昌翠柳街1號的《長江文藝·好小說》,在創刊之初就將“開放、包容、堅持、尊重”作為辦刊宗旨,凸顯“差異性”的選刊定位,《幻想客》《民族風》《銳青年》等欄目,致力于挖掘和容納各種新文體、新文風,以鮮活敏銳的現場感,賡續當代文學的精神脈絡與內在肌理。歷經十二載的浸潤、打磨,《長江文藝·好小說》逐漸成為勘察當下文學創作的優質樣本?!氨久辍笔菍Τ砷L的回望與總結,也是對前路的期冀與展望。在《長江文藝·好小說》2024年第1期設置的《好小說》《推手推》《民族風》等欄目及所選作品篇目中,時代闊步前行的鏗鏘足音、日常生活中稍縱即逝的花火、從歷史或現實中迎面而來的一張張面孔,充分呈現出當下小說寫作的多重美學質感與多向度探索,為觀察現實生活敞開一扇文學的窗口。

     

      對科技的關注與反思

      《長江文藝·好小說》新年首刊所選的小說中,鄧一光的《阿慢、蘇拉和逃亡的檔案》、陳崇正的《暹羅鱷》具有濃濃的高科技質感。小說貼著當下鮮活又有話題感的元素展開敘事,以細膩寫實的筆法描摹城市景觀和生活形態的迅疾變化。人工智能時代來臨,科技由工具逐漸演變為主體,虛擬與真實的邊界模糊并隱退,個體生活經歷著無處不在的算法的影響與切割。出現在《阿慢、蘇拉和逃亡的檔案》《暹羅鱷》中的網紅、網暴、粉絲文化、跑腿、陪玩、代養寵物、“分手游”,這些由網絡和算法催生的事物與文化現象,是結構文本、推動敘事的關鍵細節。

      《阿慢、蘇拉和逃亡的檔案》中阿慢每天的工作內容取決于訂單,訂單推送、工作評價體系等取決于算法,他不得不適應大數據生存法則,不得不適應在別人的生活中建立自己生活的法則?!跺吡_鱷》中的陸星辰有兩個身份,一個是公司內刊編輯,現實生活中性格比較軟弱;另一個是爆料社會問題的網紅博主,虛擬世界中的“戰士”?,F實生活中的軟弱需要在虛擬世界中“爆料”的爽感里獲得平衡,而越是在虛擬世界中“爆料”,就越需要在現實中隱藏真實面目。但即便是小心翼翼,一個無心之舉也讓陸星辰經歷了從爆料到被爆料、從網紅到被網暴的切實體驗。這種悖謬的生存方式構成小說敘事的張力空間。小說中別出心裁的意象營造,呼應并深化了對生存境遇和精神狀態的體察,又在敘事迂回曲折中展開更為開闊的思考空間。

      《阿慢、蘇拉和逃亡的檔案》主要情節圍繞一份不知所終的人事檔案展開,阿慢和搭檔替一個知名導演尋找個人檔案的下落,兩個人查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和信息還是一無所獲。在查找的過程中,那份邏輯上應該存在但現實中不知所終的檔案被阿慢賦予“主動性”,變為“逃亡的檔案”。檔案被“賦予”的主動性,毋寧說是阿慢渴望逃離現實、掌握生活主動性的期待。而《暹羅鱷》中那只逃出養殖場的暹羅鱷更像是網絡巨獸的形象化身,提示著科技的邊界在哪里。

     

      著力塑造有力度的人物形象

      經典現實主義把塑造典型人物視為根本要義,經典名著奉獻給讀者的首先是經典人物形象。在當下的文學作品中,能夠引發共鳴的典型人物越來越稀缺。典型人物的稀缺反映出文學創作整合、提煉現實生活的乏力。一旦新的文學作品中有精彩人物形象出現,自然會受到特別關注。

      《長江文藝·好小說》新年首刊聚焦幾位散發著迷人光芒、具有強大內心力量的女性形象。馬小淘的《春天果然短暫》與尼瑪潘多的《另一個卓瑪》不謀而合,聯袂奉獻了兩個樸素而熱情、隨和又執著的“姑姑”形象。林那北的《漁家姑娘在海邊》中沉默寡言、隱忍淡定的女主人公姐姐陳英,也屬于這個人物譜系。三篇小說都圍繞女主人公的成長經歷結構文本,構成多重意義上的互文性,在三位女性的命運中既可以窺見時代的流轉,又綻放出那些不為時間、世俗所動搖的豐盈內心和精神焰火。

      三篇小說中的三位女性都不算幸運,家庭、容貌、學歷都很一般,為了親情和家庭,她們犧牲青春年華,兩個“姑姑”到哥哥家幫忙做家務帶孩子,“姐姐”因為弟弟的出生而輟學,瘸腿丈夫也意外早亡,在養老的年紀成為住家保姆。那些命運中的不幸與坎坷,似乎被她們質樸、熱情、寬厚的品性化解了。她們的身上具有一種渾然天成的、與命運和解的能力。那種來自天性本能的愛與善的愿望,使她們跨越命運的坎坷,依然從容、舒展,在人生的下半場一步步堅定地成為自己想成為的樣子。

     

      矚目文學的多元探索

      20世紀80年代,先鋒文學為當代文學開辟了新的精神向度和寫作路徑,受其影響的一大批作家至今仍是文壇主力軍。先鋒意味著難度與探索,意味著勇氣與不滿足。在追求故事性、寫實性、可讀性的呼聲中,具有探索精神的寫作更顯難能可貴。因此,《長江文藝·好小說》2024年第1期選登的黎幺作品《父親,或奧德賽》具有特別的意義。

      正如小說題目“父親,或奧德賽”所呈現出的跳躍性和寓言性,作品本身并沒有一個情節連續、線索清晰的故事——先鋒小說從來不致力于講述故事。作者以第一人稱“我”的視角敘述父親生命中的諸多片段:背井離鄉、與母親組成家庭、在工廠上班、離家出走、與老友相逢等。這些片段組合起來的父親形象雖然充滿冒險精神,但凌亂而迷茫,顯然無法與《荷馬史詩》中的英雄奧德賽相提并論。父親的一生無法滿足“我”對英雄的想象。在作品中不難辨析出先鋒文學形式上的流風遺韻,以及觀念性的影子,如煩冗的語言實驗、非線性的敘事邏輯。

      《父親,或奧德賽》是一篇具有鮮明探索氣質的作品,《長江文藝·好小說》投以關注的目光,是踐行、堅持創刊之初承諾的選刊定位,選擇行為的意義可能大于文本價值本身。

      以《談藝錄》欄目中批評家謝有順的《作家是有原產地的》收尾也許再合適不過。作家自然有原產地,刊物也有原產地?!扒绱v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遍L江邊上出產的《長江文藝·好小說》,在新年首刊中呈現當下寫作的多種新質,囊括具有代表性的寫作潮流,以選刊的使命感不遺余力地推動佳作產生更大的影響,為新人新作的成長護航,切實堅守文學使命。

      

     ?。ㄗ髡撸褐軜s,系東北大學藝術學院教授)

    網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亚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姐弟,一个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影音先锋男人看片AV资源网在线,男同同性动漫GAYANIME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