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listing id="pr19b"></listing> <span id="pr19b"><dl id="pr19b"><del id="pr19b"></del></dl></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
<span id="pr19b"></span><strike id="pr19b"><dl id="pr19b"></dl></strike>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黨建好書
    以“文化”反哺“文學”——新時期“西游學”研究的新探索
    發表時間:2024-01-08 來源:光明日報

      

      《〈西游記〉與西游故事的傳播、演化》

      胡勝 著

      中華書局

      

      百回本《西游記》的現代學術價值,主要是通過胡適、魯迅及后代學人的不斷努力而逐步確立的。但無論審美批評、文化闡釋,還是作家、版本考證,抑或成書、影響研究,其前提都是確立、維護、突出百回本的中心地位。在此前文獻資料相對匱乏的時期,學者聚焦百回本,深度挖掘其文學史、小說學內涵,是必要(也是必然)的選擇;而當越來越多“西游故事”被發現、整理,此前立足于“終極文本”的研究路徑,便越來越趨于窄化。這一點,早在胡勝、趙毓龍兩位教授輯?!段饔螒蚯贰段饔握f唱集》時,就已比較清晰地體現出來。

      在百回本研究趨于飽和的今天,跳出歷史與文本的拘囿,將目光轉移至更為豐富而靈動的“西游故事”,已成為未來西游學研究的新拐點。正如趙鵬程《從“文獻”深入“文化”——從〈西游說唱集〉把脈西游學研究新動向》所言,從《西游戲曲集》到《西游說唱集》,體現出整理者對文獻“深度整理”的功力,更揭橥“西游故事本位”新格局的研究前景,這場“文獻”與“文化”的對話,“正為‘西游故事’研究提供了一種切實可行的新思路”。而現在,胡勝教授新著《〈西游記〉與西游故事的傳播、演化》付梓,我們終于可以隨之進入那個由豐富而靈動的故事聚合成的“西游世界”,看到“新思路”的清晰輪廓:接續由“文獻”深入“文化”的對話,實現以“文化”反哺“文學”的轉向。

      以往,討論百回本的傳播與衍變,學界主要從《大唐西域記》《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大唐三藏取經詩話》《西游記雜劇》《西游記平話》等“前文本”著眼,根據故事框架的變化,梳理出一條線性的文本遞變線索。這一思路無疑是有效的,但過于強調故事框架的賡續與變化,認為百回本是基于作者對先前舊本的增刪與再造而形成的,卻于無形中高估甚至鎖定了百回本的能動作用。本書第一部分的論述則提醒我們,這種能動作用其實是有限的,而且也不應該被捆綁于故事框架的表層因革。

      稱其“有限”,是因為著者圍繞百回本展開的宗教、版本、文化等多維觀照,足以證明:百回本的定型絕不限于作者對舊有文本經驗的延續,“西游故事”的傳播與衍變也絕非只有“文本再造”這一文學史固定渠道。況且,事實可能恰恰相反——正是散落于“前文本”之外的、紛繁多樣的“西游故事”,影響了百回本作者的成書觀念與創作選擇。

      而強調對文本內容的“解綁”,則意指著者深入文本而兼及文化學術視野與研究格局。這種特點,尤其凸顯于對孫悟空與豬八戒形象重塑、鐵扇公主形象演變,以及女兒國與《心經》在成書過程中“變遷”的考察。這些考察秉持以小見大的研究思路,在芥子須彌中另辟一方天地,其重心不再是故事框架的縱向變化,而是百回本《西游記》中的人物、情節與敘述細節的縱橫交叉的變化,以及隱藏在這些變化背后的文化意涵。這不僅客觀上肯定了百回本作者的藝術成就,更為《西游記》成書提供了另一種更貼近歷史實際的可能。

      同時,本書還極為看重“伴隨文本”的學術價值,即隱藏于百回本之后、之外以及邊緣,在不同程度上參與“西游故事”構成、演化,廣義上各種形式的“文化符號系統”。這集中體現于第二部分,即從地域文化與信仰角度,對“西游故事”之變遷與文化取向展開的考察。如泉州傀儡戲《三藏取經》、常熟地區“唐僧出身”寶卷,以及新見《西游記》故事畫等地方文獻,這些滋養于多方文化土壤、散落在民間不同地域,野蠻生長而又不為人所重視的“伴隨文本”,都被著者以獨到的“跨文本”眼光,有機納入“西游故事”本位的整體研究格局中。

      需要注意,分開看,每部“伴隨文本”的理論視點都是相對獨立的,它們分別落實于人物形象的民間演化,情節內容的民間重構,或“故事”本身的民間闡釋。但如若以百回本為參照系,抽絲剝繭,將其進一步整合,則不難看出,不同地域文化系統的“西游故事”之間,其實暗含千絲萬縷的聯系。

      進一步提煉、穿插、編織這些聯系,便更能明晰:這些綰結戲曲、說唱、圖像等多種媒介形式的故事系統,都導向“西游故事”的原生生態,黏著于“西游故事”的演化實際,又與百回本的演化軌跡交叉、并行、碰撞,最終反哺于“西游”研究,形成一種同頻共振的“開放的西游學”研究體系。更重要的是,這個體系是與著者一直提倡的“跨文本”研究視野相輔相成的。換言之,也正是因為“跨文本”視野,“西游故事”各種形式的“變身”與“迭換”,才能在“西游學”研究中得到真正的“解放”,其背后所隱藏的文學現象和文化面向才能被更加清晰地勾勒出來——這在揭示“西游故事”發生、衍變真實面貌的同時,也很可能會反向推動我們對百回本《西游記》文化、文獻、文學價值的縱深性解讀與全方位重估。

      另外,本書對百回本后世傳播的考察,也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在第三部分,著者有意識地將考察視野聚焦于戲曲,通過對比兩種《平頂山》劇本和《蓮花會》《收八怪》等稀見西游戲,指出宮廷演戲與民間演戲在劇本設計、舞臺設施、表演時空以及戲班規模等方面客觀存在的巨大差異,從而以一種跨越文化審美階層,溝通案頭書寫與場上表演的方式,找到“西游故事”至雅亦至俗的雙向分流路徑。而這條路徑又不是筆直的,途中也分布許多岔路,岔路上同樣有引人入勝的亮麗風景。如莆仙戲,無論其表演性還是故事性,都體現出鮮明的地域特征;而且,其劇本主要被用作“科儀文”的發現,更揭示出傳統“西游故事”被百回本遮蔽的祭祀與超度功能——這些功能,正是被百回本小說所弱化、芟薙的“雜質”。莆仙戲將其保留下來,成為我們反觀百回本藝術面貌,發掘“西游故事”原生價值,重構“西游故事”演化路徑的重要例證。

      當然,還需要指出,以上新見解、新命題的提出,固然是著者學術視野“下沉”的成果,但這并不意味著其未致力于傳統西游學研究,或疏于以文學史本位考據百回本的后世傳播。實際上著者于此亦頗有建樹,如對閩齋堂本《西游記》的討論,便足以體現其版本比勘、考證的深厚功力,以及對“文獻”與“文學”的通盤把握。

      總而言之,從《西游戲曲集》到《西游說唱集》,再到《〈西游記〉與西游故事的傳播、演化》,胡勝教授憑借審慎的學養學風,深厚的文獻功底,以及敏銳且嚴謹的理論意識,以跨文本、跨文化、跨地域的宏觀視野,為當代西游學研究構建出文獻、文化、文學三位一體,故事與文本齊頭并進的獨特學術體系。當然,這還只是開始,是“拐點”伸出的一根長長的“觸角”,而“西游故事”整體圖景的建構,則需要更多“觸角”的共同支撐。

      

     ?。ㄗ髡撸厚T偉,系遼寧大學文學院博士研究生)

    網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亚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姐弟,一个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影音先锋男人看片AV资源网在线,男同同性动漫GAYANIME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