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span>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listing id="pr19b"></listing> <span id="pr19b"><dl id="pr19b"><del id="pr19b"></del></dl></span>
<strike id="pr19b"></strike>
<span id="pr19b"><dl id="pr19b"><ruby id="pr19b"></ruby></dl></span>
<span id="pr19b"></span><strike id="pr19b"><dl id="pr19b"></dl></strike>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黨建好書
    “真實”與“現實”之辯——網絡文學創作的現實主義路徑
    發表時間:2024-01-09 來源:文匯報

      在中國現當代文學并不算漫長的歷史之中,現實主義無疑是其最重要的底色,也被認為是正統的文學脈絡。這一判斷同樣適用于如今不斷發展的網絡文學與其他網絡文藝形式。不少被批評家認為具有現實主義性質的網絡小說開始日趨增多,已經成為當前網絡文學增長最快的品類之一。據統計,在網絡文學近年新增簽約的作品中,現實題材作品數量超過60%。

      然而,網絡文學現實題材作品的快速增長卻并不等于現實主義作品的實質增長。在很多現實題材的創作中,包括文學、影視劇、短視頻等,存在兩種非“現實主義”的“現實創作”傾向。一種是被學者稱為“偽現實主義”的創作,即這種創作確實記錄了生活日常的表征和細節,然而“是片面單一的”,是“被提純為一種扁平化”的生活形態。這類現實題材的作品大都集中在以城市生活、鄉村生活為背景的各類商戰、創業、言情小說之中。另一種則是可以稱之為帶有“客觀主義”性質的創作,在此類網絡文學作品中,“現實主義”被創作者理解為對客觀現象的真實反映,遵循越“真實”就越“現實”的創作路徑。

      在這兩種網絡文學現實題材的創作傾向中,前者即“偽現實主義”基本已經被讀者與批評者排除在了現實主義文學之外了。而后者,則在讀者與很多批評者之中仍舊被認為是一種現實主義的創作,典型就是不少來自于網絡的民間性質的文藝批評中,常會以作品中敘述某些事物是否完全符合社會的客觀情況來評價某部作品是否具有現實主義的品質。

      簡單地將在文學作品中事無巨細摹寫客觀事物與社會環境等同于現實主義文學,反而背離了現實主義文學的創作路徑??v觀如今被認為屬于現實主義文學的網絡小說,諸如痞子蔡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慕容雪村的《成都,今夜請將我遺忘》以及李可的《杜拉拉升職記》等,在其連載或出版的時候,無論是作者本人,還是批評家均未將其當作現實主義文學,甚至部分學者不認為其具有“文學”之資格。如今,這些曾被反復批評的文學作品卻成為了網絡現實主義文學的典范。這種轉變說明了對于客觀世界的“真實”敘述只是現實主義文學中連接文學文本的藝術標準與作者文學觀念的橋梁,而并非判斷的尺度。

      中國現實主義文學所強調的并非是文本客觀“真實”描寫的或者文本敘事的“真實性”,而是追求一種存在于創作動機與文本批評標準之間的某種觀念性的“現實”,而這種觀念性的“現實”又是一種動態的歷史概念,它可以是新文化運動中的那種歷史使命感,或者民族自省精神;也可以是源自學術研究或者出于延續現實主義作品血脈的某種妥協——比如“新寫實”小說。

      既然存在于中國現實主義文學中的觀念性的“現實”是一個動態的歷史概念,那么對于中國網絡文學,尤其是網絡現實主義文學而言,其顯然應當是一種當代精神,或者說時代精神的呈現。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么《全職高手》這部幾乎完全不具備客觀“真實性”的小說依然可以作為網絡現實主義文學的原因。這是因為其敏銳地捕捉到了彼時方興未艾的電子競技浪潮以及在此浪潮之中的新一代青年的生活與精神。

      因此,中國網絡文學的現實主義,既不同于現代文學中希冀的歷史責任感,也不同于當代文學中追求的社會責任感,或許其應當是一種基于在對國家與社會歷史主潮的把握下,重構被現實表象所掩蓋的“真實”之主體。簡單來說,就是重新建立網絡文學與讀者之間真正意義上的“時代共情”——即在讀者與文本之間,于當代的歷史之中,實現主體間或者主客體間的共情。網絡文學的現實主義創作并不需要拘泥于對客觀世界“真實”書寫,也并不是只能限定于現實題材之上,其創作路徑在于實現觀念性“現實”的書寫,其成功表現的結果便是實現讀者與文本間的“時代共情”。

      從當下成功的網絡文學來看,單純的“爽”文已經不再為讀者所持續關注。具有持久影響的作品,更多的是在讀者與文學文本之間形成的“共情”。那么對于現實主義文學來說,這種“共情”則必須是“時代”的。成功的網絡現實題材小說,除去部分是將現實題材與傳統網絡文學“爽”的范式做了結合之外,大都還是給讀者帶來一種能夠體驗到的與時代浪潮,或者說國家發展同調的精神“共情”,這種“時代共情”可以是批判,可以是反思,也可以是頌揚,而采用現實題材創作只是因為更容易實現這種“時代共情”。實際上,在很多過分追求客觀“真實”的現實題材網絡文學中,其反而可能缺乏這種“時代共情”,往往成為某些知識的“宣講器”、某種現實版“龍傲天”等。

      “真實”對實現網絡文學的現實主義創作固然重要,不過既然“真實”只是現實主義創作中的一個“橋梁”,那么在創作中就不妨將這個“橋梁”擴寬,把“時代共情”注入到文學的創作。同時,對于網絡文學的批評,也應拓展自身的維度,就像過去將“新寫實”小說認可為新的現實主義文學一樣,對于網絡文學的現實主義創作路徑不妨嘗試一種更寬廣與寬容的批評態度,那些能將大眾日新月異的生活中閃現的微弱悸動、誕生的新興源泉以及懷揣的多樣情感以不同的創作路徑于文學作品中充分呈現,并達成“時代共情”的,或許都應視為現實主義文學的一種。

     

     ?。ㄗ髡撸簭垖W謙,為蘇州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網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亚洲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姐弟,一个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影音先锋男人看片AV资源网在线,男同同性动漫GAYANIMEVIDEO